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网游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92. 有人试图拔苗助长

92. 有人试图拔苗助长

卡夜阁小说阅读备用站-新卡夜阁手机站m.xffc.net

    “麻烦通传一下,就说钱家庄的钱福生有事求见。”

    钱福生点头哈腰的对着一名门房开口说着话,脸上满是谄媚之色。

    苏安然一直都有听闻过所谓的“宰相门前七品官”的说法,但是眼下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玄界因为环境的特殊性,所以从来不会有这种情况,哪怕就算是十九宗之类的大宗门,安排在山门外迎客的修士也从来不会有这种刻意去刁难人的做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就得罪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以为你自己是谁?”那名守门的中年男子冷着脸,斜了一眼钱福生后,就不屑的挥了挥手,“我家老爷忙得很,哪有那么多时间见你?”

    钱福生的脸色有些尴尬。

    他虽是钱家庄的庄主,江湖上也有乐善好施的好名声,而且也是一位先天境高手,可说到底终究还是没什么根基背景。所以中西剑阁只是来了一位半只脚踏入先天境的弟子,就敢把钱福生抽成猪头眼前这位不过只是区区二流高手的水准,也同样敢于给钱福生脸色。

    不过,钱福生大概是早就已经习惯如此。

    所以他脸上虽然露出尴尬之色,但却并没有任何的恼怒。

    本着和气生财的原则,他从身上摸出一块银锭。

    那名守门的中年男子看到钱福生的小动作,眼里多了一抹喜意,不过脸上却依旧是那副冷漠的神色。

    不过就在钱福生刚想把银子递过去的时候,一只手却是抓住了他的手腕。

    钱福生和中年男子同时顺着这只手伸过来的方向望去,却是看到苏安然淡然的神色:“你堂堂先天高手,为何要对一位实力修为不如你的废物点头哈腰,不觉得丢人吗?”

    “我”钱福生刚想开口解释,可是蓦然想到了苏安然之前所说的“强者的尊严不容轻辱”,于是便也只能露出无奈的苦笑声,但也是把银两收了起来,没有再开口。

    中年男子看着到嘴边的鸭子都能飞走,脸色变得更加低沉难看。

    他神色厌恶的扫了一眼苏安然,然后又看了一眼钱福生,冷笑一声:“赶紧滚蛋!陈府可不是你们这种人能够放肆的地方,再继续呆在这里,我就要请内卫出来了,到时候你们的面子就不好看了。”

    苏安然看了一眼对方,沉声说道:“第一次,我给你机会,原谅你的无知。现在,去让陈平出来见我。”

    “放肆!家主名讳是你能够随便乱叫的吗!”中年男子脸色猛然一变,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强烈起来。

    “聒噪。”苏安然根本懒得理会对方,直接一巴掌就抽了出去。

    只不过这一次,他用上了一点暗劲巧力。

    所以一巴掌抽下去后,这名中年男子整个人当即横飞而出,然后撞开了紧闭着的中门。

    陈府,作为一位王爷的府邸,这里的规模自然不可能寒酸。

    除了最中间近三米高的中门外,两侧各有一个稍微一点房门正常情况下,陈家除非有贵客过来,否则都只能从小门进入。而若是有贵客过来,那么不仅要开中门,还需要进行一系列对应的打扫整洁工作,以符合“大开中门、扫榻欢迎”的习俗习惯。

    这一次,钱福生和苏安然过来,这名门房并没有听到来自府内的命令,也没有任何开中门的意思,因此自然不可能随便就放苏安然和钱福生进去。哪怕他知道钱福生是谁,也不敢私自做主当然就算是收了钱福生的钱,他也没有打算进去汇报,也就是准备进去晃荡一圈,然后就出来把人给打发。

    却没想到,苏安然居然敢直接动手打人。

    这一点,绝对是他始料未及的。

    苏安然可没有理会对方的心情,因为这种砸人家门的事,他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看着苏安然迈步走入陈府,门房急忙从地上起身,他的右边脸颊高高肿起,稍想张嘴呼喝就痛得难受,而且口腔内的异物感也让他瞬间明白,自己的所有牙齿都被打落了。

    能够担任五大家族之一陈府的门房,最开始或许是靠着裙带关系拿下的位置,可是这么多年都能够在这个位置上站稳脚跟,这个中年男子凭借的就不是那点裙带关系了,至少眼力劲那肯定是得有的。

    所以从苏安然一巴掌打碎了自己所有的牙齿,却并没有让自己的脑袋爆开,这名中年男子就已经明悟过来,眼前这个年轻人绝不是他能够招惹和拦截的对象。

    此时此刻,中年男子内心也有些后悔,没想到自己终日打鸟却也终被雁啄:他本以为年轻人只是钱福生的晚辈,而且他也听闻了钱福生目前正被中西剑阁找麻烦的事,所以对于钱福生找到陈府来,自然也有点明白怎么回事。像他能够坐稳陈府门房之位这么久,没点本事和人脉又怎么可能。

    大概是听到了中门被砸破的动静,很快就有大量的人从府邸的左右跑了出来。

    苏安然环视了一下,一共是五十穿着甲胄的侍卫。

    他从钱福生那里听说过,五位异姓王除去四位镇守飞云国边疆的异姓王,关中王陈平被先帝允许组建一支百人规模的侍卫队,用于负责王爷府的安全防范工作。不过这些侍卫,也只能在王爷府里活动,想要在京都的街上行动,就必须脱下甲胄,也不允许佩戴战戟、长枪和刀类兵器。

    这些侍卫,实力并不算强,个体能力大概介于二流高手和一流高手之间,比起那名中年门房自然是要强一些的。不过他们真正擅长的,其实还是结阵杀敌的能力,毕竟是正规军部队出身的精锐。

    就连钱福生这样的人,调训出来的护卫都能够对付一名先天境高手,这些侍卫真的结阵对敌,然后又有一名先天境高手坐镇的话,恐怕对付三、四名先天境高手都不成问题。

    这也是苏安然觉得,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真的歪得很彻底的原因之一。

    在碎玉小世界里,只要不是天人境,就不能说是真正的无敌。

    像钱福生这样的先天高手,虽不算是最强的,但是一个人打三、四个实力较为一般的一流高手也不是问题,因为他体内有真气。但是他的真气量却也并不多,所以就算可以打三、四个一流高手,可一旦面对懂得结阵的二流高手,他也同样得跪。

    所以这个世界上,对于武者的战力强弱高低,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判断标准。

    那就是破甲量。

    何为破甲量?

    将标准的军用制式铠甲穿戴在人形模具上,然后排成一列,武者对着这些模具的铠甲进行攻击,即为破甲。

    二、三流且不说,一流高手的标准就是一击最少可破三甲,较强者则起码可破五甲。

    先天高手的标准是最少破十甲,一般能够破十五甲以上,就算是修为不弱了。

    而天人境

    那就是另一个概念了。

    因为哪怕是初入天人境的武者,也可轻易破百甲以上。

    所以在碎玉小世界的武者认知常识里,唯有天人可敌天人。

    至于想要依靠军队的数量去堆死一名天人境,那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首先得让对方绝了逃跑的心思。然后你起码得有数万以上的将士,才有可能依靠人海的数量去堆死一名天人境武者。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让陈平出来吧,我有事找他。”苏安然淡淡的说道,“勿谓言之不预。”

    “结阵!”

    对方这些人,显然不可能听苏安然说什么就信什么。

    在一名看起来似乎是校官的命令下,剩下的那些侍卫很快就摆出一个战阵。

    苏安然有些看不懂这个战阵。

    因为他并没有在这个战阵上感受到任何威压气势,或者足以引发天道变化的气息。

    玄界的战阵,与其说是战阵倒不如说是法阵的变种,只要阵势一旦形成,就能够引起天地大道的气势,尤其是北海剑岛的剑阵,那才是整个玄界独一份的天下第一杀阵。

    之后,他又见识过天源乡的战阵。

    那个战阵则是通过神识的桥接,让阵中修士的气息彻底融为一体,是一种真正的“化零为整”的概念。所以一旦结阵的话,就会有非常明显的气势变化,能够让修士清晰、直观的感受到彼此之间的差距实力。

    可碎玉小世界的战阵,苏安然就真的感到疑惑了。

    哪怕此刻,他已然入阵,但却没有任何明显的感受,所谓的战阵看起来就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战阵。

    “杀!”

    那名校官一声怒喝。

    “杀!杀!杀!”所有的侍卫们也跟着呼喝起来,气势显得格外的浑厚强烈。

    可是,苏安然却是笑了。

    当这些侍卫随着那名校官一起发出震天响的呼喝声时,苏安然才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一点气势上的影响。

    这是一种对“势”的运用,而且还是属于非常基础的雏形,甚至如果真要较真来说的话,连“势”都算不上。

    而在玄界,关于“势”的运用,那已经是第一纪元早期的事情了。

    只有将“势”开始深入了解和运用后,才会诞生“神识”的概念。

    碎玉小世界,显然正处于一个低武向仙侠发展过渡的时期,只不过因为他们直接跳过了“高武”的发展概念,所以很多东西他们都不懂,也无法理解。

    这也就让苏安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世界,只有先天境才开始拥有真气为什么天人境和先天境之间的差距那么大为什么中西剑阁的人看到御剑术却一点也不惊讶。

    因为这个世界的发展进程,明显就是受过外力的干扰。

    有人,试图拔苗助长。

卡夜阁小说阅读备用站-新卡夜阁手机站m.xffc.net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