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222章:越矩

第222章:越矩

卡夜阁小说阅读备用站-新卡夜阁手机站www.xffc.net

    霍阮恩回到房间,方珩淅从床上起来,快速进了卫生间,吐了。

    她又出去,跟周妈说了一下,给要了一个解酒汤,后又回到房内,并没有嫌弃,直接进了卫生间,随便拿了一块热毛巾,给他擦脸。

    方珩淅坐在地上,扯掉了领带,很难受,但还是清醒的。他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人,不笑不动。

    霍阮恩帮他擦完脸,“去床上吧,舒服一点。”

    她把毛巾放下,扶着他出了卫生间,“其实你不必喝那么多。”

    “没事,不算多。起码我脑子还很清醒。”

    他躺下来,再懒得动。

    霍阮恩坐在旁边,笑道:“那你还有精力洗澡么?”

    “不洗澡会如何?”

    “那我不能跟你一块睡觉,太臭了。”

    他闭了眼,只是扬唇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似乎是没力气讲话了。

    霍阮恩也没有吵他,只是安静的坐在旁边,也没有去卸妆洗漱,就这么坐着。环顾了一下周围,房间很单调,没什么摆设,左右就是一张床,一套沙发,没有其他更多杂物。

    床单应该是家里佣人给换的,大红色,与这房间的调子格格不入。

    床头柜上不放杂物,只放着一个电视遥控器,她有些想拉开抽屉看一看,但这样的行为并不礼貌,所以她忍住了。

    不多久,周妈端着解酒汤上来,敲了敲门。

    她迅速过去开门,接过解酒汤。

    周妈问:“要不要帮忙?”

    “不用,他酒量很好,脑子还清醒的,所以不难搞。”

    “行,那有事儿你叫我,或者叫这里其他佣人都可以。”

    “好,谢谢周妈。”

    “谢什么谢,都是一家人了,不用说谢谢。”

    她微笑着点点头,周妈也没多打扰,便走掉了。

    正好这时,林温馨从楼上下来,看到周妈在那儿,便叫了一声。

    声音不算响亮,可很容易就传进了房内,轻轻软软的落在了方珩淅的耳朵里。

    “温馨啊,怎么了?”

    林温馨:“我有点肚子饿,不知道家里有吃的没有?”

    “有,我准备着呢。小钰呢?小钰睡了吧?”

    周妈走过去,声音渐远。

    林温馨:“睡了,他今天吃很多,应该不会饿。”

    声音渐渐远去,消失。

    房门啪嗒一声关上,彻底隔绝。

    霍阮恩端着解酒汤过去,“喝下去会好一点。”

    他半睁着眼,依言喝了下去,然后倒头就睡了。

    仿佛酒劲上头,让他十分不舒服,不说话也不再动,还真的不洗澡了。

    霍阮恩坐了一会,才起身拿了自己的换洗衣服,进了卫生间。

    她的行李提前一天就拿过来了,周妈问过才帮她收拾好,到底是老佣人,摆放的很整齐有序。

    一个半小时后,她穿着睡衣,在他身边躺下来。

    但他身上的酒气确实重,让她有些难以忍受,她凑过去看了看,方珩淅似乎已经睡熟了,她轻轻拍他的脸,如何喊他都没睁眼。

    最后,霍阮恩兀自睡在了沙发上,离远一点,气味倒是没那么重。

    ……

    方珩淅刚刚订婚,要休息三天,本是不用那么早起来。

    但他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起来了。

    昨天喝多了,人并不舒服,而且还没洗澡,身上的气味,连自己都难以忍受。

    他头疼的很,清晨起来,脑袋有短暂的空白,他下床之前,甚至于都忘记房间里还有一个霍阮恩。当他看到躺在沙发上的霍阮恩时,他还有些疑问,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几秒以后,便想起来,他们订婚了。

    他的床单都被换成了大红色,可真是刺眼极了。

    他没有叫醒她,拿了换洗衣服,进卫生间洗了个澡。

    洗完出来,霍阮恩不在沙发上,而是掉到了地板上,没有起来,一只手放在沙发上,看起来像是忘了起来。

    他擦了擦头发,走过去看了眼,而后把她拉了起来,直接弄到了床上。

    霍阮恩睁了下眼睛,看到他,主动的圈住了他的脖子,“你变香了。”

    他笑了笑,“再睡会吧。”

    他拉下她的手,没有拉开。

    “你也一起。”她用来了点力气,却并没能够把他拉到床上。

    “我还要吹头发。”

    他如是说。

    她也只能松手。

    但方珩淅没有吹头发,只是用毛巾擦了几下以后,便出去了。

    时间还很早,周妈都还没有起来做早餐。

    整个方宅静寂无声,所有人都还在睡觉,除了他。

    他走到楼梯口,抬眸往上看了一眼,有个极大胆的想法。

    其实不应该做,但最后,他还是站在了,林温馨和方钰的房间门口。

    鬼迷心窍一般,握住门把,轻轻往下,很轻松就打开了。他们不锁门,也不会锁门。

    谁也不会这样一声不吭闯进去,还是在他们睡觉的时候。

    他走了进去,房间里很暗,只窗帘缝隙透进来一点光线。他走到床边,看到床上两人睡得很熟,方钰抱着林温馨,她没有反抗,也不存在任何防备,就这样由着他抱着,像抱一个布娃娃一样。

    他蹲下来,更近距离的看着她。

    看起来睡的很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她睡觉的样子,很乖,乖巧的勾起人欺负的**。

    他伸手,轻抚她的眉眼,鼻子,然后到嘴唇。

    她没有任何反应。

    随即,他凑过去,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她依然没动,他便轻轻咬住她的唇瓣,稍稍用力,他看到她眉头动了一下,眼珠子转动,似有醒来的迹象。

    他并没有松开,眼里越起一抹兴奋,又用力到了一点,她的眉头更紧,紧接着,睁了一下眼。

    许是刚从睡梦中醒过来,还是迷迷糊糊的,视线扫过他,却并没有太过于惊讶。

    几秒以后,她才猛地睁开了眼睛,并下意识的往后避开,差一点叫出声。

    但他并没有放过她,像个上了瘾的人,压住了她的后脑勺,“嘘,不要乱动,万一小钰醒了,可不好交代。”

    林温馨的心脏狂跳不止,她眼里是惊惧,恐惧比惊讶更多。她无法相信,他这样大胆,竟然敢,竟然敢闯进他们的房间。

    他的头发还未全干,看起来有些慵懒,又配合他当下的行为和神色,又有些邪肆。一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她一只手掐在他脖子上,低声说:“你疯了么?快出去!”

    “会的。”他点头,又亲了亲她,“我只是来告诉你,我没有睡霍阮恩。”

    她眉头皱了皱,“我不在乎。”

    “你在乎。”他笃定的说,然后扬了下嘴角,并不让她再继续往下说,又狠狠吻了一回,这才满意的走了。

    林温馨躺在床上,整个人都僵住了。

    方钰的手还搭在她的身上,耳侧有他均匀的呼吸声,刚才的场面,她几乎不敢再回想一次。

    想一想都觉得自己要炸,心脏都要从嘴里跳出来。

    她看了一下时间,才五点十分。

    外面的天还是灰蒙蒙的,没有完全亮起来。他是疯了么?是疯了吧!

    她再没有睡意,在只是僵硬的躺着,脑子一会空白,一会乱的像个毛球。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手机闹钟响过以后,她才像是回到了现实生活。她又躺了一会,才起床,把方钰的手从身上拿开,他烦躁了翻了个身子,抱着被子继续睡觉。

    林温馨慢吞吞的洗漱好,在房间里磨蹭了许久才出去。

    她不准备在家里吃早餐,她要熬着时间,快来不及的时候再出去,这样就有很好的借口,不在家里吃早餐。她此时此刻,并不想面对方珩淅。

    她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最后一块拼图,只要放上,拼图就完成了。

    她出神的盯着,手机再次响起的时候,她把快要完成的拼图再一次打乱,彻底的打乱。然后关掉闹铃,拿了包出了房间。

    她匆匆下楼,果不其然,方珩淅就坐在餐厅里,只他一人,霍阮恩不在。他穿着休闲服,腰杆挺得笔直,听到动静,侧头看了过来,说:“你今天起晚了。”

    林温馨笑了笑,压下心中的不适情绪,说:“是啊,我来不及吃早餐了,你跟周妈说一声,我先去公司了。”

    “不用,我帮你请假了。”

    在她要往外走的时候,方珩淅慢吞吞的回道。

    她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正好我休假三天,要带着阮恩短途旅游。你和小钰很久没有一块出过门了,我们一起。”

    林温馨用力抿了下唇,正好这个时候,周妈出来,看到她开心的招招手,说:“快过来坐下吃早餐,我现在去把小钰叫起来,顺便帮你们收拾一下东西。舅爷说的对,趁着你怀孕之前,陪小钰出去玩一玩,我也跟你们一块去,方便照顾你们两个。”

    林温馨反驳的话就在嘴边,但周妈如此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周妈欢喜的上了楼。

    林温馨没有过去,只站在原地,捏着包包的手极紧,努力压制着的情绪快要压不住了。

    方珩淅喝了一口粥,说:“不过来,是准备让我过去抱你?”

    她舔了舔唇,要玩是吧,可以,谁怕谁呢!

    她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把包放在一侧,开始自若的吃早餐。

    两人没有说话,方珩淅没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越矩的举动。

    一顿早餐,吃的相安无事。

    方钰很快就下来了,伴随着起床气,他每天要睡到九点半才起来,去上学也不需要那么早起来。他坐下后不久,霍阮恩也下来了,她倒是高高兴兴的,换了一身和方珩淅差不多的休闲装,未施粉黛,挨着方珩淅坐下来。

    “大家早安。”

    她算是新来的,一开始自然还是要客客气气。

    方钰虽然有起床气,但有客人在,他还是显得好脾气一些,对着霍阮恩笑了笑,叫了一声,“舅妈。”

    霍阮恩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叫,是不是还太早了一点,我还是比较喜欢听你叫我霍姐姐。”

    “不早,你都已经跟舅舅订婚了,已经是舅妈了,在我心里你就是舅妈。”方钰笑嘻嘻的说。

    “你这张小嘴,是真的抹蜜了。”霍阮恩很欢喜。

    等大家都吃完早餐,周妈也帮忙收拾好,提着简单的行李下来了。

    霍阮恩瞧见,还有些不明。

    方珩淅适时的解释了一下,他们会一块去海边度假村。

    霍阮恩微的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副开心的模样,说:“那真是太好了,人多热闹。”

    周妈说:“你放心吧,到了那边之后,咱们保准不会打扰你们小两口的。”

    她脸颊微红,“周妈,你说什么呢,我都听不懂。”

    大家嘻嘻哈哈,都没有发现方庆荣一晚上没有回来。准备妥当后,分两辆车,一块出发。

    他们要去隔壁省会,下面一处比较有名的度假村。那边环境很不错,并不是常年开放,所以那边的海水特别的干净,原本还不到开放的时候,是方珩淅想了点办法。

    这一趟过去,估计也就他们这几个人,会很舒适。

    周妈也很开心,她常年在家里干活,能借着光出去玩一趟,自然也是开心的。

    出了方宅,周妈才想起来,“还没给姑爷说一声。”

    “我已经给爸爸发过信息了,他知道的。”林温馨说。

    “那就行,估摸着他也不会太在意。”

    林温馨没说什么,只微笑的点点头,然后侧头看向窗外,微微出神。

    开车过去,要五六个小时,中间不停的话,大概刚好五个小时能到达目的地。

    不过这一趟,他们也不着急,两个司机轮流开,中间来过服务站稍作休息调整,如此慢慢悠悠,大概五个半小时,到达了度假村。

    快到的时候,方珩淅打了通电话。

    到了以后,度假村的经理出来亲自接待他们,到了村口,他们就换了电瓶车进去。

    他们住的房子分开挺远,如此,林温馨略微松口气。

    但她并不知道,距离不是问题,只看有没有这个心思。

    分开的时候,他们还打了个招呼。

    方钰很开心,说:“这边好漂亮,看起来会很好玩。”

    林温馨点头,“是啊,景色真的不错。”

    周妈说:“我还没来过海边呢,这还是第一次呢。”

    大家各自说着话,欢欢喜喜,谁都很高兴的样子。

    到了别墅屋,上下两层观景房,连周妈都有单独的别墅安排。周妈原本是想与他们睡在一块,但别墅屋并不大,房间也只有一个,还是情侣套,只一张床,让周妈睡沙发,总是不好。

    而且,方珩淅都订了房间,周妈也就妥协了。

    方钰对此很无所谓,他这会被这里的风景迷住了,什么也不顾,跑到二层,直接摔进了沙发里。

    林温馨对周妈说:“你放心吧,我还是能够照顾他的。”

    “我是不担心小钰,我是担心你嘛,是想照顾你。”

    “又不是见不着,经理也说了,咱们住的很近,你走过来也就几分钟的事儿。而且,我这么大的人,我还没有分寸么,不用时时刻刻一直守在我身边,真没事儿。再退一步讲,我现在还没怀孕呢。”

    “那好吧。”周妈自是妥协,其实她心里也想去看看她的房间是怎样的。

    人嘛,总还是要有一点自己的私心,完完全全的无私奉献,也太难了。

    周妈跟着经理,开开心心的走了。

    林温馨在一楼扫了一圈后,上了二楼,方钰正在床上打滚,似乎很开心。

    她走到床边,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眼,看真是观景房,这里看过去,能看到沙滩和大海。

    不过今天是个阴天,乌云黑沉沉的,有点压抑。

    希望不要下雨,难得来,总不好一直待在房间里,那就无聊了。

    方珩淅他们到了所在的别墅,他们的更大一些,只一层,但占地面积比林温馨他们的别墅大很多,而且周围没有邻居,独立一栋,不会有人打扰到他们。

    霍阮恩逛了一圈后,坐在方珩淅身边,他进来就直接坐在沙发上,她走开手,他就拿了手机。这会她过来,他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如何?还算满意么?”

    她笑着说:“很是满意。”她侧过身子,一只手抵在沙发上,眯眼看着他,说:“从昨天到现在,你好像还有什么事儿没有做。”

    她靠过去,轻轻点了点他的胸口,“很重要的事儿。”

    他只笑了笑,并没有按照她话里的意思去做,只是伸手拦住了她的肩膀,说:“期待一下吧。”

    她挑眉,“那我可就真的期待了。”

    ……

    天公不作美,还是下雨了。而且风雨都很大,林温馨给周妈打了个电话,让她别过来了。这么大的风雨就在房间里待着吧,等一会要吃饭了,再集合。

    方钰早上起早了,又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他在床上趴着趴着就睡着了。

    林温馨给他脱掉鞋子,把身体摆正,给盖上被子,就下楼。烧了热水,给自己泡了杯茶,就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一边赏雨,耳边听着新闻。

    倒也还挺惬意。

    手机震动了两次,她猜是方珩淅发来的信息,就没有立刻拿起来看。

    等一杯茶喝的差不多,她才放下杯子,拿起手机看了看。

    方珩淅的信息,一条是他们房间的照片,另一条则写着,【过来。】

    林温馨严重怀疑他吃错药了,自那一日在新装修的房子里,他发了狂以后,他就似乎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大有一条道走到黑的架势。

    玩火,这就是在玩火。

    她没有理会,把信息删掉,继续倒茶,慢悠悠的喝,让脑子平静下来,疏离情绪。

    天渐渐黑下来,外面的灯光在一个时间点同时亮起来,虽是下雨,可外面的景致,却别有一番韵味。

    这时,她隐约在雨幕中看到一个身影,就打着伞,往这边走过来。

    她心头不由一紧,她希望与自己猜想的不一样。

    可等那人走到灯光下,她知道,与她的猜想是一致的。不是别人,正是方珩淅。

    很快,屋子里就响起了门铃声。

    正好这个时候,方钰醒了,他揉着眼睛下楼来,“哎,是不是有人在摁门铃?”

    林温馨看了他一眼,“不知道。”

    两人等了几秒,门铃声再次响起,便确定了是有人在摁门铃。

    方钰过去开门,方珩淅一个人站在门口。

    “舅舅?你怎么来了?舅妈呢?”

    “她家里来了电话,有个亲戚进了医院,要她立刻回去。”

    “哦哦,那你没有一块去么?”

    “她说不必,让我在这里照顾你们。”

    说完,方钰像是想到了什么,侧开身,“哎呀,我都忘记让你进来了。”

    他们的对话,林温馨都听在耳里。

    怎么会这么巧。

    方珩淅进来,身上带着水汽,这一路过来,距离有些远,大风大雨,只一把伞,自然是挡不住这风雨。

    他是送走霍阮恩以后,才过来。

    进门后,他脱下了外套,放在衣架子上。林温馨起来给他倒了水,然后坐在离他远一点的位置,方钰就坐在他旁边。

    方钰叹口气,说:“我就睡了个觉,怎么就下雨了,本来还想着醒来去游泳池游一圈呢。”他瘪瘪嘴,很不高兴。

    方珩淅说:“这雨,明天应该能停。”

    “真的么?天气预报说了么?”

    “我问过这里的人,是这样说的。”

    林温馨说:“最好能停,不然的话,来这里就浪费了。”

    方珩淅点点头,“是啊。对了,今天晚餐我叫他们送到房里,就不必出门了。”

    林温馨:“那周妈呢?”

    “周妈那边,我也会叫人送过去,她也就不必过来这边了。”

    林温馨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方钰很赞同,“我也是这样想,这雨越来越大了,周妈过来也不方便。”他转而问道:“那舅舅你呢?你是不是住的挺远的?”

    “是啊。”

    他没说明他怎么办。

    方钰说:“那你要怎么回去?这么大的雨。”

    “就走过去,不然还怎么回去。”

    “要不然在我们这里躲一躲,反正舅妈也不在,一会雨小了再走也不迟。要是雨一直不停,那这沙发,就给你睡了。”他咧着嘴笑,一脸的大方样。

    林温馨在旁边没有出声,握着杯子的手微微发紧。

    应该不可能留下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你赐我满身风雨》,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卡夜阁小说阅读备用站-新卡夜阁手机站www.xffc.net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