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历史军事 > 大宋猛虎 > 第四百零六章 收获的季节

第四百零六章 收获的季节

卡夜阁小说阅读备用站-新卡夜阁手机站m.xffc.net

    蒲志高在家中着急等待着,他派人出去要办的事情,其实也不难猜,就是想试试能不能找一条万全之策,所谓万全之策也简单,那就是想办法回岛上去。

    只要下水出海,蒲志高立马就有资本与甘奇翻脸了,想来想去,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甘奇,他是愿意攀附的,但是他想要一个相对平等一点的地位,而不是任由甘奇拿捏的处境。

    钱,蒲家有,势力蒲家也有。蒲家如今追求的东西,是一个能安身立命繁衍生息的环境。

    这个时代,相比而言,最好的地方就是大宋,这里物质丰富,社会繁荣,既可以有一个好的发展前途,又可以方便生意往来。

    大宋朝沿岸之地,选来选去,最好的就是泉州。

    但是蒲志高,所有追求归根结底是对于安全感的追求,追求整个家族幸福生活的安全感。

    甘奇如此的姿态,蒲志高的安全感已经失去了。

    所以他想先带着一家老小离开,他也不想跟甘奇撕破脸,先让自己安全之后,再来与甘奇讨价还价,先把自己放在不败之地再说其他。

    只可惜,蒲志高一直没有等到任何消息,反倒是有人上门来拜访,人数还不少,十好几个。

    有人见面便道:“蒲掌柜,您与知州关系好,你帮帮大家,赶紧到州衙里去求求情,这船都锁在岸边,我们这些人,日子可真就没法过了。”

    “什么?什么锁在岸边?”

    “蒲掌柜,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啊?你是好了,你们家的船到处跑,我们这些人的船,反倒片板不准下海,这生意都成了你一个人做了……”

    “蒲掌柜,这莫不是你与那位甘知州商量好的事情吧?”

    蒲志高双眼一闭,头微微仰了起来,他是明白了,甘奇早已防着他这一手了,而今这泉州,没有一艘船可以下海。这是逼着自己就范啊……

    蒲志高有些悔不当初,后悔莫及。他也能猜到自己派出去的人到哪里去了。

    众人见得蒲志高不说话,便有人又道:“蒲掌柜,莫不是真被大家猜中了吧?”

    蒲志高摆摆手:“诸位,与我无关,你们都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也帮不了你们。”

    “蒲掌柜,你胃口也太大了一些吧,这般生意,也是一个人做得了的?”怒语已出。

    有些事情容不得推敲,比如这件事情,蒲志高的上百艘船,都出去做生意了,甚至还带了甘奇的船出去。别人的船却都不准下海,还得锁在码头上爬跑了。

    也不怪别人不多想。

    “是啊,蒲掌柜,你吃肉,我们喝汤,我们也从未与你为难过,如今倒好,汤都不让人喝了?你势力再如何大,你一家吃得下去这么多吗?”

    “蒲掌柜,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可是深仇大恨……”

    蒲志高慢慢站起,说道:“是啊,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话说得没错,我蒲家虽然势力大,拢共有一百多条大小船只,诸位想想,这泉州一年有多少货物产出?一百条船装得完吗?就算我有两百条,三百条,装得完吗?”

    众人互相看着,微微沉默了一下。

    一人又开口:“蒲掌柜,那您就多帮帮忙,您与甘知州是什么关系,大家多少也知道,帮帮忙吧,去说说情。”

    “走吧,不送了,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蒲志高说完话语,挥着手送客。

    这些船东掌柜的,都在蒲家求着蒲志高去找甘奇说情。

    而码头上,又出现了另外一幕,蔡家人忽然到得码头上摆起了摊子,挂起了旗。还有一箱一箱的现钱。

    也有人开口大喊:“我蔡家招船工了,出海每月给四贯,出海每月给也给一贯。”

    “什么?出海给四贯?在岸不下海也给钱?”

    “对,契约白纸黑字,签下便是我蔡家的人了,五年一签,童叟无欺,出海的例钱是别人的两倍,在岸上等风的时节,也给一贯的伙食钱。”

    “还有这种好事?不干活也给钱?”

    “白纸黑字啊,一式两份,童叟无欺,签下去了,那就作数。我家太爷说了,这叫作带薪休假。”

    带薪休假这句话,显然不是蔡家太爷会的词,必然是在甘奇那里学来了。

    “可别欺负我不识字!”

    “给,契约先给你,你带去找个识字的读一读,再拿回来。”

    “真的?”

    “你找人看完契约不就知道真假了?”

    “那……那你们一共要招多少船工?我还有一帮子兄弟呢。”

    “招一千四百人。”

    “呵……你们蔡家有这么多船吗?一千四百人?”

    “船自然是有的,看好契约,签了还能耍赖不成?签约就有钱拿,可以预支一个月的例钱。”

    “你们蔡家到哪里去弄这么多船啊?”

    “这你不用管,不需要三个月,我蔡家自然就有这么多船了。你若不信,看看这箱子里,可都装满了钱,只要你签了,立马先给四贯钱。”

    箱子里黄澄澄的铜钱,还真是惹眼,看得人目不转睛。

    “你等着,我先找人看看契约……”

    “去吧去吧,赶紧的,不过我家太爷说了,不要胡番啊,只要宋人。那些胡番船工,就不要往这里带了。也不要滥竽充数的,若有欺诈,告到衙门里去坐牢吃板子。”

    蔡家要招八百船工,或者说是甘奇要招一千四百船工。

    为什么还不要外国人?

    甘奇是为了防止一些万一的事情,这不仅招的是水手,而且招的是未来海军的骨干,忠诚很重要。胡番之人,都信教,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如今的西边那些教派,绝大多数都是****的,甚至教派还在国家之上。教派凌驾在国家、法律之上。

    所以这些信教的人,在中国是个大麻烦,若是还招入军队,更是大麻烦。信教之人,一旦虔诚,必是不可逆转的。偏偏这个时代的教徒,还多是极为虔诚的人。让一个虔诚的教徒放弃信仰,那是不可能的,杀了他也不行,因为他有深信不疑的天堂。宗教的狂热,也就是这个道理。

    大海与陆地不同,只要一出海,那就是海阔凭鱼跃,伦理道德法律再也不谈什么约束力,唯一有的约束就在于人心。

    甘奇要百分之百把每一艘船都掌握住,以蔡家子弟为骨干,以这些招来的大宋船工为基础,这样才能达成所愿,确保忠诚度。

    甘奇非要打压蒲家,归根结底的原因,也就是这个道理。他们自始至终都不信你儒家的什么天地君亲师,也不认同你中国的什么家国情怀。

    这在这个时代是无解的,哪怕到了后世,这个问题才算解决得不错,但是也没有真正彻底解决,依旧还需要再努力一把。

    接下来的时间,蒲志高在家里不出门,也不敢动,怕一动就是个万劫不复。

    甘奇却也不上门来了。

    唯一难受的是日日苦等的蒲希尔,一遍一遍问着自己的父亲,甘奇到哪里去了,还在哪个县里没有回来吗?

    蒲志高敷衍着自己的女儿,慢慢想着破局之法,已然成了瓮中之鳖,想要破局,实在太难。

    两个多月后,泉州下辖,许多驰道终于是修好了。

    海湾港口之上,船帆闪烁,先回来的是贩奴船,本来还显得白白胖胖的甘霸,如今已经是个黑不溜秋的模样了,海风熬人,没有一个船工不是这种风吹日晒的黑色。

    奴隶们双眼带着惊恐,被刀枪押进城外的军营。

    甘霸第一时间跑到甘奇面前,激动得的热泪盈眶:“大哥,我回来了。”

    “黑成这样了,哈哈……”甘奇笑道。

    甘霸抬起自己的手臂看了看,笑答:“兴许果断时间就白回来了,这一趟幸不辱命。”

    “带了多少人回来?”

    “四十多条船几乎都装满了,六千多人。此番去南洋,但凡有陆地的地方,沿海四五十里之内,几乎扫荡一空,许多年轻女人我也都抓回来了,便是想着让这些人吃饱了也生些娃儿,娃儿长大了还能干活。”甘霸禀道,他比甘奇还要狠辣。

    “我倒还没你想得这么远,也挺好,女人也不白养,也能干活。青阳铁场那边已经先建了许多简易营房,不过这人数还是太多了些,怕是住不下,还得多建。也需要派人手去守着,不能教这些人逃了。”

    “大哥,依我想,倒也简单,每个人都在脸上烙个印记,刺上大字,便是跑到哪里,只要被人见到了,抓回来就给赏钱。这些人便也无处可逃了。抓回来便是剁手剁脚。”甘霸这种办法,毫无人性,完全把人当成牲畜一般。

    甘奇却点了头:“就这般安排,这事交给你。”

    “大哥放心,保准妥当。办好之后,我就派人把他们往青阳铁场送去。”

    甘奇点着头,甘霸如今,似乎也成长了不少,隐隐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这让甘奇很是欣慰。

    甘霸也不多言:“大哥,我先去办事,晚间来吃酒。”

    码头之上,也发生了另外一幕。所有靠岸的船只,但凡是蒲家的,皆被军汉们直接扣下,把所有人赶下了船,蔡家人便直接上去接手。

    甘奇的钱还没有付给蒲志高,船却先到手了。说是强抢也不为过。

    一帮刚刚上岸的蒲家人却愣住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唯有飞快往家赶,去问问蒲志高到底发生了什么。

    蒲家宅子里,立马就呼喊大作。

    这个叫骂连天,那个喊打喊杀。

    蒲志高把事情说清楚后,不言不语坐着,看着满屋义愤填膺的波斯汉子。

    “大伯,大不了咱们就走,不在这个地方待了。”

    “对,咱们走,回广州,广州待不了,那就去占城!他大宋朝廷再厉害,也管不到占城去。”

    “爹,咱们这就走,收拾东西,卖了宅子,走吧!”

    所有人都看向蒲志高,终于安静了下来。

    蒲志高方才开口:“走?往哪里走?用什么走?”

    “用船走啊,上船就走。”

    “那些船,你们还上得去吗?”蒲志高问着。

    众人面面相觑,回想起了上船的那些军汉,回想起了码头上到处巡逻的铁甲与衙差。

    众人似乎明白过来了。

    “爹,咱们杀出去!”

    “杀出去?”蒲志高摇摇头,又道:“不要再说胡话了,出海一趟,刚回来,都去洗漱一下,吃点酒,休息休息吧。我有打算的。”

    “爹,咱们真的不必受着鸟气,泉州好是好,但若是这般被人欺辱,那还不如去占城。”

    “闭嘴,不准再说这种话语了,都滚出去。”蒲志高起身大喊。

    众多年轻的波斯汉子,一个个面带怒意,慢慢退去。

    又过得月余,八十多艘大船出现在了海湾之上,带回来了各种香料,精美的金银器,地毯,毛皮之物……

    许多平常农忙的普通百姓,也知道这个时候该去码头上赚些外快了,无数的人涌向码头,开始卸货。

    甘奇也亲自到得码头之上,还带来了三四千号军汉官差。

    甘奇等着两样东西,一样是棉花,一样是占城稻。

    没有让甘奇失望,一箱一箱的棉花籽,一筐一筐的稻谷,都摆在了甘奇面前。还有许多成品的棉花,也成了货物被贩运到了泉州,甘奇直接花钱都买了下来。

    这两样东西,甘奇等了大半年,有了这两样东西,甘奇就可以随时回京了,回京去加官进爵。

    甘奇也准备依托这两样东西发比大财。不过钱都是小事。

    甘奇心情有些激动,已然开口吩咐:“史将军,速速把这些东西带回衙门里,好好看守,不能有一点闪失。”

    史洪磊不知这两样东西的贵重之处,却也知道事关重大,躬身得令,吩咐军汉装车带回。

    得了这两样东西,甘奇也就不再码头多留了,船只之事,自然有人去做。蒲家所有的船,皆要先行扣押。

    晚间酒宴,自不用说,甘霸把沿路的所见所闻,慢慢讲给甘奇去听,哪里的土人会吃人,哪里的土人喜欢吃人头,哪里的土人能造出巨大的独木舟,哪里的土人能潜入海底十几丈捕鱼。

    甘奇是听得津津有味,还专门教人执笔记录,这也算重要的资料,留给后人也有莫大的用处。

    第二天大早,甘奇穿戴整齐出门,直奔蒲家而去。

卡夜阁小说阅读备用站-新卡夜阁手机站m.xffc.net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