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正文 第116章 小人物的奇遇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正文 第116章 小人物的奇遇

    周四早上,由于泽瑞尔侦探之前在舞会上委托的调查已经全面被“代罚者”接手,艾布纳的工作算是‘圆满’完成,只不过后续的调查费用拿不到手了。

    为了此事,泽瑞尔侦探昨天晚上还亲自上门来解释了一番,可惜艾布纳当时和休在东区的房屋里看书,没有见到,最后由老师代为接待了。

    而那位不知来历的马西先生委托的调查管家助理瓦尔特的事情,艾布纳也放在了一边。只在每周日将王子托塔利姆交到自己手上的资料挑选部分寄过去,以拖延时间。

    因此,无事可做的艾布纳竟难得地得了清闲,坐在办公室里边喝着咖啡,边看起手边的报纸。

    至于和“女巫”丽娜接头?那是“荒芜者”的交易,和他关系也不是很大,他最后只要知道结果就好了。

    “赏金3000镑的悍匪‘赤鬼’坦尼克落网,其真实身份竟为因蒂斯间谍?因蒂斯大使贝克朗先生对此事矢口否认。”

    艾布纳看着《贝克兰德早班》的头版头条内容,不由得陷入了思考:“我记得‘赤鬼’坦尼克是永恒烈阳教会派驻到鲁恩的人员,和老师是差不多性质的身份……这是风暴教会找不到幕后黑手,所以先从嫌疑最大的敌对教会人员下手排查了?”

    他刚想到这里,就看到艾辛格侦探推门走了进来,不由得吓了一跳,忙问道:“老师,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艾辛格侦探近些日子一直早出晚归,很是辛苦,艾布纳乍一看到他还以为它也被风暴教会发现了身份,回来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呢。

    艾辛格侦探见自己的学生面色有异,只稍稍扫了一样桌上报纸的内容就大致猜到了艾布纳的心思,不由得笑骂道:“你的老师可不是坦尼克那种只知道赞美太阳的蠢货……而且我在贝克兰德的人脉很深,即便被‘代罚者’发现,蒸汽教会和黑夜教会也会出面保下我的。”

    “老师,我没那个意思……”艾布纳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试图转移话题道,“您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艾辛格侦探闻言收起笑容,有些感叹地道:“我在帮西维拉斯场查案时,听到了西区警局的维恩督察的讣告……今天是他的告别仪式,我回来换身衣服,然后赶往格林墓园参加葬礼……”

    “维恩督察?我记得十多天前在公共舞厅举办舞会时,他还受邀前来了……怎么会那么突然?”艾布纳稍稍回忆了一下,就记起了当初在舞会上只见过一面的和蔼老者。

    “听说是哮喘的老毛病突然复发……在医院住院了一周也没能好转……哎,老维恩是个挺不错的人,为人和善,也喜欢提携后辈……可惜了。”艾辛格侦探摇摇头叹道。

    “怎么说这位督察先生也和我有一面之缘,反正我今天没别的事,就和您一起向他告别吧。”艾布纳想了想后说道。虽然没什么交情,但这样的场合自己知道了总不能让老师独自前去。

    “那也好,去帮我拿一条黑色的领带过来。”艾辛格侦探吩咐道。

    ……

    格林墓园的一角,众多警察穿着黑色正装,打着黑色领带聚集到一个新的墓碑前,上面有着一个慈祥老者的黑白照片。

    站在墓坑最前方的是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女士,她眼神涣散,没有焦距,整个人都似乎没有力气地依靠在身旁的一位绅士身上。他们是维恩督察的女儿和女婿。

    维恩的小儿子布鲁斯和警局的其他下属扛着棺材,走了过来,将它放入了墓坑内。

    牧师的悼言和各自的祈祷之后,沙沙沙,泥土开始填埋,黑色的棺材一点点被遮掩。

    艾布纳和艾辛格侦探站在人群最后,表情肃穆地看着这一幕,默默地念着墓碑上的墓志铭。可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忽然从远处跑了过来,他张开嘴巴,似乎打算大声说些什么。

    然而他的动作并没有完成,几个似乎早已有所准备的警员默契地挡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身前,并将他远远地就按倒在地。

    见到这样的情景,艾布纳皱了皱眉,不过也没有多管闲事,

    等到墓坑填平,石板盖上,出席葬礼的人们逐渐离去后,艾布纳正打算出去叫辆出租马车时,之前那个被按倒的年轻人终于挣脱了束缚,跌跌撞撞地跑到近前,和主持葬礼的牧师以及维恩的家人大声吵闹起来。

    艾辛格侦探有些不满地皱起眉头,向从后面追过来的一名熟悉的警员问道:“达西,发生了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吗?”

    名为达西的警员见到是艾辛格侦探在问话,连忙停下脚步,在喘了几个粗气后回答道:“斯坦顿侦探,布雷恩侦探,你们好……不用您帮忙,那个小子西区警局的肖科,他之前就一直宣称维恩督察的哮喘是人为造成的,还主张去调查一位宫廷贵族的女眷……但显然,他的话没有医生有说服力。”

    “他的那些话……有什么证据吗?”出于侦探的习惯,艾辛格追问了一句。在他的认知里,如果不是认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个年轻的警员也不会来老维恩的葬礼大闹。

    “要是真有证据,警长他们会不去调查吗?要知道警局里有大半的人都得到过维恩的提点和帮助。”达西说到这里,左右看了看,接着小声道:

    “肖科之所以抱着他那个可笑的结论,是因为他认为上周在尼根公爵大道的车祸后,有一位乘坐宫廷贵族马车的女士从他和维恩身边路过,之后他们的身体便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不适。区别在于,他很快就挺了过来,而维恩督察却进了医院。

    “他怀疑当时那位女士在散播一种未知的毒素。”

    上周……尼根公爵大道……车祸……这不是我去列奥纳多医生家调查那天发生的事吗?我记得如果我不是使用了所罗门金币,增加了幸运,并恰巧上了一辆刚刚从车祸现场经过的出租马车,恐怕也会在尼根公爵大道堵车……那么,会不会也被引发疾病,继而打翻那瓶香水?

    想到这里,艾布纳的脑海里勾勒出一整条街道的人都开始赞美“原始月亮”的惨烈场面,不由得在大热天里打了个冷颤。

    待那位达西警员离开后,艾辛格侦探才在沉吟了片刻后,对自己的学生问道:“痛苦魔女?”

    他虽然因为工作的繁忙分不开神,不知道艾布纳最近具体在忙些什么,却也能猜到他在追查魔女的事。

    “很有可能……据我所知,上周二左右确实有一位‘痛苦魔女’晋升成功,她当时如果还没能控制住魔药的力量,让溢出的非凡力量影响到普通人再正常不过。”艾布纳想了想后回答道。

    “我会去找西区警局的局长要来那个叫肖科的小伙子口中宫廷贵族徽章的样式,回头会交给你。”艾辛格侦探划了一根火柴,点燃烟斗,深吸一口后说道。

    “谢谢老师。”艾布纳闻言眼睛一亮,这样一来,至少能知道与雷伊合作的到底是军方的哪一位。

    “我只是不想老维恩死的那么不明不白……”艾辛格侦探叹了口气,又郑重地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我会尽力而为的。”

    ……

    肖科一直被警员们押着出了墓园,才被放开。

    其中一个平时和他比较要好的同事在犹豫了一下后,劝说道:“肖科,我知道维恩督察对你很是照顾,你接受不了他的死亡……但经过那么多医生会诊,维恩他真的是死于旧疾复发,而不是你编的那些荒谬的理由。”

    “我没有任何编造,那就是事实!”肖科红着眼睛,大声地分辨道。

    其余的警员闻言嗤笑,对着刚才劝说的同事道:“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我看他已经疯了。弄不好他当时在车祸得的病也并没好,只是转为了精神疾病。”

    肖科恨恨地瞪了那几个警员一眼,转身就走,他已经对警局彻底失望,他要靠自己去查明真相。

    不过,等他冷静下来后,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从下手,完全不知道第一步该怎么走……

    肖科独自一人坐在街边公园的长凳上,苦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为以往的不学无术而懊恼,为自己的无能而悔恨……不知不觉间,精神极其疲惫的他就那么坐着睡了过去,然后做起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在梦中似乎有个外表平平无奇的老者交给了他一件东西,并反复说了几个名词……

    一阵微风吹过,肖科打了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嘴里喃喃地重复着一个个单词:

    “达科特街”。“14号”、“丽娜”……

    肖科晃了晃脖子,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心想怎么还在睡醒后说起了梦话?难道真如同事说的那样,精神出了问题?

    不过,就在他要站起身的时候,却忽然愣住,因为他的手里赫然多了一件不属于他的物品。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