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第168章 案件(第二更)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第168章 案件(第二更)

    晚上五点四十分,北区肯特街谢韦尔餐厅里。

    “这家餐厅似乎很高档啊……甚至比我认识的一些贵族的庄园都要豪华……”提前抵达的“女神之剑”克雷斯泰·塞西玛左右看了看,略微有些不自在。

    他虽然是女神教会的高级执事,但生活一向很简朴,对于生活质量没有太多追求,所以并未来过这种豪华的餐厅。

    坐在他旁边的戴莉女士却轻笑一声,将黑袍的兜帽拉下来,用空灵的嗓音道:

    “这其实是弗萨克帝国的风格,和我们不太一样,他们很喜欢用一些古朴、巨大的材料进行装饰,就像他们的身高一样。”

    “你为什么要把邀请的地点放在这里?教堂附近的哈尔嘉餐厅不是就挺好的吗?”塞西玛不解地问道。

    “因为我早就想试试这里的味道,但我的薪水并不允许。”戴莉笑着回应了一句,接着眼眸微动,故作神秘地说道:“而且你不知道吗?哈尔嘉那个女人的名声可不太好……最近就连切莉为值夜者们买午饭都不会去她家的餐厅了。”

    “出了什么事吗?”塞西玛的眼神锐利起来。

    “别紧张,只是她之前做过的一些荒唐事被发现了而已。”戴莉笑着解释了一句。

    塞西玛认真地看了她一会儿,才叹了口气道:“我不是邓恩,不用这么试探我的反应。即便试探出结果,也不会和邓恩一样的,对你没有帮助……不过,我能肯定的是,他不会太过在意。”

    戴莉闻言,笑容渐渐收敛,她沉默了一阵,说道:“对不起,我这次去廷根既想勇敢地上前,又有些害怕彻底失去……”

    “我现在真的要考虑你是不是加入‘联合调查’组的好人选了……也许换人还来得及?”塞西玛故意说道。

    听到这话,戴莉女士从莫名的情绪中恢复过来,嘿了一声,道:“不就是让你请一顿比较贵的饭菜吗?不至于这么小气吧?你可是能报销的。”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耳边却传来包间外侍者的敲门声,紧跟着便看到艾布纳跟在一位服务生的身后走了进来。

    ……

    皇后区与西区交界的唐森德街。

    休站在一条黑暗僻静的巷子里,哪怕没有抬头,也能看见远处层层叠叠的华丽宫廷和高高耸立的哥特式钟楼。

    那是整个贝克兰德地势最高的区域,也是鲁恩王室所在。

    它在南北大陆,在整个世界的地位等同甚至略高于因蒂斯的白枫宫和弗萨克帝国的奥尔米尔宫,但名称既不浪漫,也不古老。

    它叫索德拉克宫,在古弗萨克语里,这个单词的意思是“平衡”。

    休将目光从著名的“秩序之钟”收回,望向了巷子的另外一边。

    煤气路灯无法照耀的阴影里,缓缓走出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戴着副露出下半张脸的金壳面具,正是之前将休发展成为密探的军情九处负责人。

    “之前的委托有收获吗?”戴着黄金面具的男子按照惯例问道。

    休摇了摇头,道:“没有,至少东区和码头区并没有与你说的那些恐怖故事类似的事件发生。”

    她虽然听从艾布纳的劝告没有深入排除,但作为“治安官”,辖区内的风吹草动还是要心里有数的。

    她顿了一下,又假作不舍地问道:

    “这件委托是长期有效吗?”

    面具男默然一阵道:

    “没错,之后如果有听说相关的情况,要立刻联络我。

    “不过,我今天来这里是给你一个新的任务。”

    “什么任务?”休完全进入赏金猎人的状态,准备着评估事情的风险。

    黄金面具男回答道:“调查一个人的下落。”

    “什么人?”休反问道。

    “不知道……但他应该有‘风眷者’和‘催眠师’的双重能力,你如果遇到类似的人,立刻来找我。”黄金面具男有些迟疑地道。

    “风眷者”和“催眠师”的双重能力?军情九处是想找出那个帮助过“痛苦魔女”的秘偶大师?休的心里迅速有了判断。

    她之前听艾布纳说过西北郊外那一战的大致经过,也被科普过“秘偶大师”的部分能力,所以一下子就猜到了军情九处的打算。

    不过,这不是风暴教会该操心的事吗?为什么军情九处会这么积极?

    心里这么想着,休表面上却装出一副茫然的模样问道:“‘催眠师’的能力?那是什么?”

    至于“风眷者”,那倒不需要问,代罚者的名声在外,哪怕是野生非凡者都不陌生。

    “这个你不用担心,之后我会给你一份‘催眠师’和‘风眷者’的详细资料。”说到这里,面具男又用蛊惑的口吻继续道,“如果你真的找到了那人的线索,我可以做主将‘审讯者’主材料中的一份奖励给你。”

    秘偶大师虽然是序列5级别的强者,但我听艾布纳之前的口气,他似乎有些猜测,没准很快又能“知道”了……而且我只需要得到情报上报就行了,不需要去和一位序列5级别的非凡者交手。

    稍做权衡,休点了点头道:“我接受这个委托。”

    “很好。”面具男的语气变得轻松,环顾一圈后,他从怀里取出一叠纸张,道,“看完之后最好立刻焚毁。”

    说完,他缓步回退,重归阴影,消失在了巷子拐角处。

    休打开资料翻了翻,发现其中不光有对“催眠师”和“风眷者”的能力描述,还有两个人的照片。

    其中一个休有些面熟,得益于“治安官”的能力,她略一回想,就记起了在《每日观察报》总部外执勤时,盘查过的一位“代罚者”。

    看来,军情九处真的在找那位秘偶大师啊……

    休揉了揉自己有着婴儿肥的脸颊,迈步往外面的街道走去,准备乘坐公共马车返回北区。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感应到一股不正常的气息从自己身前不远处经过,可她却什么都没看见。

    “刺客?”见识过“灵知会”教唆者的休很快就判断出那些“不正常”的来源,哪怕这里不是她的辖区。

    略一思索,休便悄悄地跟着自己感应到的“不正常”,追了上去。

    ……

    谢韦尔餐厅的包间里,艾布纳品尝了一口来自弗萨克的生白鲸片和炸鲸鱼排,暗自吐槽了一句“不够新鲜”后,笑着向塞西玛问道:“阁下,您不会是真的只是想请我吃一顿弗萨克美食吧?”

    老实说,刚看到这餐厅的装潢后,艾布纳还以为自己找错了,是再三确认后才最终走了进来。

    “布雷恩侦探,我这次请您过来,主要是想向您咨询一些事。”塞西玛缓慢吐了口气道。

    “什么事?”艾布纳晃了晃杯中的苏尼亚血酒,好奇地问道。

    “他是想知道你击杀‘痛苦魔女’时使用的徽章的来历……以及恶魔途径非凡者的相关情报。”戴莉女士在旁边插言道。

    原来是为了这事……可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询问,反而大费周章地请客吃饭?

    是了,最近这些日子老师家周围记者太多,他们上门确实有些不方便。而且我好歹也算名声在外,值夜者们也不好直接把我传唤到警局或者圣赛缪尔教堂……

    想到这里,艾布纳组织了语句,没什么隐瞒地说道:“那枚徽章是我在‘达米尔’击杀了一只魔物后制作成功的……这一点,风暴教会应该有记录。”

    “和我们调查出的一致。”塞西玛微微点头,显然对艾布纳的说辞并不意外,接着他诚恳地道:“这么看来,您对恶魔途径的非凡能力并不陌生,能和我说一说吗?我知道这么问有些冒昧,而且可能涉及到‘大地母神教会’的机密,但目前在贝克兰德有一个恶魔在杀人,我需要了解他的相关情报。”

    如果不是很熟悉,怎么可能利用魔物身上的材料制作出了一枚那么强大的徽章,虽然这可能来自于‘大地母神’的恩赐。

    戴莉女士这时候也再次开口,笑道:“放心,不会让你白白帮忙的。”

    艾布纳想了想,大致猜到他们在查什么,于是试探着问道:“你们想知道什么?”他本心里也是倾向于帮忙的。

    “我想知道序列几的非凡者需要连续剖开人的腹部,掏走所有的内脏。”塞西玛问道。

    圣赛缪尔教堂内部关于“恶魔”途径的情报并不多,毕竟对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肆无忌惮地在贝克兰德活动过了。

    如果想要更详尽的资料,只能去圣堂总部查阅,但那样一来太浪费时间,而那恶魔还在陆续地杀着人。

    类似这样‘危险’的资料,是不能用电报或其他方式发送的,只能由权限足够的人亲自去查阅。

    艾布纳斟酌了一下,尽量简约地回答道:“这听起来像是恶魔用来辅助自己晋升的仪式,往往出现于序列6升序列5。”

    “那么,这个仪式的规律和间隔呢?”塞西玛追问道。

    艾布纳摇摇头,还没回答,坐在斜对面的戴莉女士忽然从虚空里取出一封信件,她打开来看了看,忽地皱起眉头,对塞西玛汇报道:“第六起案件发生了……是我们之前谈到的哈尔嘉……就在省赛缪尔教堂附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