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第189章 观看海战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第189章 观看海战

    普利兹港外海,脱离工业污染的海洋静谧无声,只有绯红之月高高悬挂,又神秘又梦幻。

    忽然间,不远处的海面上驶来了一艘阴森可怕的帆船,快速而寂静。

    那是一艘大型三桅方帆宽身船,体型非常巨大,长度近百米,颜色以黑沉为主,泛着阴绿。

    它惨白的主帆上则描绘有一朵盛开的漆黑郁金香。

    正是“地狱上将”路德维尔的旗舰,“黑色郁金香”号!

    也不知简将那只用于侦察的灵藏在了何处,艾布纳通过立在桌子上的“镜子”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船长打扮男子站在舰首的甲板上。

    他戴着绣白骷髅插羽毛的夸张三角帽,身穿镶花边的白衬衣和繁复华丽的棕色短外套,固定住白色紧身裤的牛皮色腰带上则悬挂有一把细细的刺剑。

    这男子的脸上覆盖着张银白色的面具,五官与轮廓皆被隐藏于内,那象征眼睛、鼻子、嘴巴位置的孔洞四周,冰冷的线条让人望而生畏。

    这个形象和传闻里的“地狱上将”路德维尔的形象完全吻合!

    就在这时,疑似路德维尔的男子偏转过头,看向了“镜子”视角的方向,似乎发现了简的窥视。

    不过,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四周原本空旷的海面上却忽然产生了些许波纹。

    那些波纹在空气中如水荡漾,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扩散开来,然后便露出了隐藏在其后的五艘军方战舰。

    ……

    “‘海洋歌者’的‘水幕’?但这效果也太好了吧,居然连‘地狱上将’都瞒了过去……嗯,应该还有别的途径的能力参杂在里面,至少减弱或隐藏了活人的气息,否则‘地狱上将’怕是早就发现不对劲了。”

    艾布纳拿了几块宴会上剩下的胡萝卜蛋糕和奶油松饼以及一些饮料放在床前的茶几上,一边咬了一口蛋糕,一边点评道。

    这些都是海柔尔的作品,毕竟其余正常的甜点基本都被客人们吃完了。

    休闻言点点头,同样默默抓起一块蛋糕,然后盯着画面中军方那艘比“黑色郁金香号”还要大上不少的旗舰,眼中亮晶晶地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铁甲舰……据说它的排水量超过一万吨,装甲厚度也接近半米……”

    你还懂这个?

    艾布纳有些侧目,不过却没有接话,因为他还真没注意过铁甲舰的具体参数,这属于他的知识盲区。

    为了掩饰,他只得再次拿起一块松饼,放进嘴里。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内,坐在属于“愚者”的那张高背椅上,通过象征休的深红星辰全程旁观了这一幕的克莱恩忽然觉得自己又有些饿了。

    ……

    普利兹港外海,“地狱上将”路德维尔见到突然出现的埋伏,远远地望了一眼为首那艘通体闪烁着金属光芒的巍峨巨舰,银白面具的眼洞内两团苍白的火焰正静静燃烧。

    紧接着,他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左手,食指上戴着的一枚方型黑沉戒指也随之浮动了些许微光。

    瞬息间,以路德维尔为中心,虚幻光芒骤然爆发,旋即飞快旋转,往内塌陷,构建出了一扇略显模糊的对开青铜大门。

    这青铜大门表面布满各种各样的神秘花纹,有种无法描述的深沉与死寂感。

    吱呀一声,大门摇晃着裂开了一道缝隙。

    缝隙之后是看不透的无垠黑暗,如同那最深最沉的夜空。

    路德维尔抬手按在自己脸上,摘掉了那张银白的面具。

    深沉的,苍白的光芒霍然从那面具之后喷薄而出,让路德维尔左手食指戴着的黑沉方戒瞬间扩散出无穷无尽的死寂。

    这死寂涌入青铜大门,将它推离了甲板,推到了半空。

    这布满神秘花纹的大门融合了无穷无尽的死寂,飞速膨胀到超过三十米高。

    它以海面为基座,屹立于那里,就像连通着另一个世界,不同于当前的世界。

    既然鲁恩军方埋伏了自己,那必然做了充分的准备……因此不能寄希望于侥幸,果断撤离才是最佳选择。

    “地狱上将”路德维尔想到这里,就要牵引“黑色郁金香号”进入青铜大门,进入另一个世界。

    可就在这时,一道低沉威严的嗓音在海面上那层层回荡了开来:

    “此地禁止漫游!

    “此地禁止传送!

    “此地禁止灵界穿梭!”

    伴随着这个声音,本来即将敞开的青铜大门陡地彻底闭合,并渐渐消散于海面上。

    见此,“地狱上将”路德维尔眼中的苍白火焰明显晃动,最终缩小到了极点,并吐出了一个单词:

    “律令法师!”

    这种程度的“禁止”,只有半神才有可能完成。

    ……

    “这有些欺负人了吧?路德维尔只是一个海盗将军,军方居然出动了一个半神来对付他……就算打赢了,也不光彩……海军方面为了确保‘普利兹号’的首战胜利,还真是准备充分啊。”艾布纳感叹了一句后,端起甜冰茶的杯子喝了一口。

    “刚才那些‘禁止’是半神做出的?”休一边随口询问,一边全神贯注地看着“镜子”里的画面。

    “路德维尔构建的灵界大门有那枚戒指的加持,普通的‘法官’哪可能禁止得了?必然是半神亲自出手了。”艾布纳说到这里,看到画面中“黑色郁金香号”在逃跑不成的情况下不得不转动船身,抢占“t”字头迎战,补充了一句:

    “如果没有其他隐藏手段,‘地狱上将’这次危险了!”

    灰雾之上,克莱恩则若有所思地自语道:“原来‘仲裁人’途径的非凡者战斗起来是这个‘画风’的……起手先‘禁止’吗?”

    ……

    普利兹港外海的海面上,“黑色郁金香号”没有头铁地冲向明显不好惹的铁甲舰,而是向北方一艘包抄过来的蒸汽风帆双动力战舰驶去,打算从这里冲出包围。

    随着炮窗被一一推开,“黑色郁金香号”右舷的几十门火炮齐齐开火,轰隆的声音接连发出。

    一枚枚炮弹飞向那艘双动力战舰,或还未靠近,就落入海水,炸起一片浪花,或直接跃了过去,掉到更远的地方。

    这是一次校准式射击!

    不过很快,第二轮炮击就再次响起。

    而这时,那艘被炮击的战舰上,一个身穿风暴教会主教服装的精瘦中年男子忽然腾空而起,他的头发也在同一时间根根竖起,缠绕起电光。

    紧接着,那些缠绕在他头发上的银白闪电涌如箭矢一般根根射出,精准拦截了每一枚炮弹!

    轰隆!轰隆!轰隆!

    雷电与火光夹杂中,银白与赤红交相闪耀,继而弹片飞溅,就像连续放了几十次礼花。

    ……

    “路德维尔很倒霉啊,选择的突围方向上居然有一位和他同级的‘海洋歌者’……不得不说,对于‘海战’,风暴教会是专业的,不但攻击、走位都很占优势,连防御炮击都很有办法……“地狱上将”这次恐怕真要完了。”

    艾布纳紧紧盯着画面,面色也严肃起来,他别的不关心,只关心路德维尔那枚戒指的最后去向,毕竟那事关“死神”的陨落之地。

    ……

    在艾布纳的注视下,“黑色郁金香号”一边继续炮击,一边再次打开了自己体内的青铜大门,让这片满是炮火的海洋里,出现了一个个半透明半虚幻的狰狞生物!

    一具具苍白的尸体伸出了它们挂着腐烂肉条的手掌,一朵朵或深红或阴冷的火焰浮现,组成了一对又一对眼睛。

    霍然之间,这里仿佛变成了地狱的入口,各种各样的不死生物拥挤着浮上海面,潮水一样前仆后继地向那艘战舰发起了冲锋。

    船上的“海洋歌者”见此当即展开“歌喉”,不断地利用自己“可怕”的嗓音,震慑着一切敢于靠近的亡灵。

    可分心之下,坐船难免被“黑色郁金香号”击中,船身上顿时冒起大火。

    好在就在这时,“普利兹号”依靠蒸汽动力,赶到了这处战场。

    ……

    灰雾之上,古老的宫殿中。

    克莱恩望着那渐渐消散的阳光般的金色,嘴角微抽,最后无奈地道:

    “也不知道能不能让‘塔’再用圣光‘续下费’?好歹让我看完嘛,断在这里好难受……”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