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第234章 艾布纳的推测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第234章 艾布纳的推测

    艾布纳思索了半晌,又将目光投到爱玛小姐摘抄的二代拉姆德男爵的战例上——也就是被爱玛评价为颇为“传奇”的那一部分。

    粗看起来它们没有什么特别,这些经典的战例只会让人觉得拉姆德和科尔格两位男爵确实非常了不起,很多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都被他们顺利解决,堪称传奇……

    可仔细想想,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怎么可能每一次任务条件都那么苛刻,甚至其中几次他们能活下来简直可以归功于运气好……

    这样的任务更像是人为设计出来的考验……恐怕是国王在定向培养他们!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下那么大力气培养?

    科尔格我不清楚,但拉姆德最大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是死神后裔,死亡执政官的儿子。

    这份特殊应该瞒不过近距离观察过他的“立国者”、“保护者”威廉一世……毕竟那是一位序列1的“秩序之手”。

    所以,合理的推测应当是国王想要借助死神后裔去某个地方拿到什么东西,才定制了那些所谓的任务刻意训练他?就好像“神秘女王”在栽培简一样。

    不过鲁恩的国王显然没“神秘女王”那么善良,八成打着卸磨杀驴,杀人灭口的主意……而拉姆德在那次所谓的神秘任务里应该发现了什么,甚至为了自保想要引起教会的注意,所以才会被国王借助他朋友的手毒死……否则一个天使家族想要灭口根本不用多此一举。

    而为了不引起教会怀疑,国王甚至都没收回拉姆德的爵位,而是扶植了新的男爵上位,再暗示科尔格持续打压……将这件事定性为某种私人恩怨,转移视线。

    那么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一个天使家族培养人去获取,又害怕教会知道呢?

    想到这里,联系到奥古斯都家族一直不甘于被诸神摆布,想要成为棋手的愿景……艾布纳忽然有了灵感:

    罗塞尔大帝说过,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我可以先假设奥古斯都在第四纪末第五纪初就有了培养家族成员成神的计划……那么,他们的选择不外乎有三个。

    学习所罗门成为黑皇帝,学习夜皇成为审判者,以及学习血皇帝,冒险跨途径成为红祭祀。

    而在第五纪初,“审判者”的三份序列1和唯一性除了可能随着特伦索斯特的“幽灵帝国”沉沦的一份“秩序之手”外,其余都有明确的主人。

    而死神与特伦索斯特关系不大,科尔格和拉姆德被用来寻找这一份序列1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就算需要寻找,奥古斯都也不会培养外人。

    “黑皇帝”的三份序列1在所罗门死后原著里并没有明确的描述,但想来应该有的失落,有的落入某位正神或邪神手里。

    我记得原著里的丘纳斯·科尔格就是“黑皇帝”途径的半神,但这并不能作为参考,毕竟不知道他是家族祖传的非凡特性,还是王国后来赐予的。

    不过,假设科尔格家族也是特别的,和黑皇帝有某种特殊的关联,那么当初的威廉一世培养初代科尔格男爵的举动就说得通了。

    他们很可能利用科尔格寻找到了某份特性的下落,却暂时不好下手获取,所以才会一直留着这个家族,等待时机。

    一直到罗塞尔成为“黑皇帝”,那些特性都姓了“黄”,科尔格家族失去了价值,所以才会因为一些过错被剥夺了爵位。

    至于最后的“红祭祀”,应该只是奥古斯都的备选方案,或者用于交换别的序列1的工具……

    原著里,鲁恩王室就很可能是用一份“征服者”特换了魔女教派手里的“弑序亲王”……毕竟一份序列1就只换来了魔女教派的一些帮助,并不等价。

    而第四纪末,第五纪初时,正是冥皇萨林格尔这位“死神”、“红祭祀”双途径真神陨落不久的年代……

    奥古斯都们培养死神后裔也许正是为了冥皇遗留下来的“红祭祀”特性或唯一性。嗯,从结果上来看,“征服者”特性的可能更大。

    而且,他们大概率是成功了……

    二代的拉姆德男爵应该是对自己可能被灭口有所察觉,所以提前留下了通知教会的后手。

    这个后手也许引起了教会的注意,却没得到重视,因此王国方面才会换了种方式处决他,尽量降低了被教会发现端倪的可能。

    ……

    上述的推测虽然只是基于艾布纳的假设,但逻辑上却说得通,只要在几个关键处得到确凿的证据,就能判定他的推理成立。

    至于该如何求证?艾布纳也有了主意,这并不需要他来完成嘛,直接提交给克莱恩,让他费心思去查。毕竟这是“阿兹克”先生的事,他多上上心也是应该的。

    当然,提交给克莱恩的报告里不会有“红祭祀”、“黑皇帝”等高端知识,艾布纳打算只将结论告诉他就行了,至于得出结论的推理过程能省就省,不能省略的地方也会用含糊的词汇代替。

    理顺了思路后,艾布纳将爱玛的笔记收好,就要告别离开。

    爱玛见此却有些不满意地撅起了嘴,却又旋即平复。

    以她的观察,艾布纳在读了她的笔记后肯定是推测出了什么了不得的隐秘,可他却一句都不愿意告诉她……真是太小气了!明明他对范妮很大方的,还直接给了范妮一直求而不得的“野蛮人”魔药配方……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区别对待?

    不过,爱玛到底是在类似的事情上隐瞒过范妮的,对此也算经验丰富,很快就猜到了艾布纳的心思,明白对方这是觉得自己还不到知道那些隐秘的时候。

    所以,爱玛一直到艾布纳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楼梯口才忍不住问了一句:“艾布纳,能不能告诉我,我需要达到什么条件才有资格去探索阿蒙的陵墓?”

    艾布纳闻言脚下一晃,差点没踩中爱玛设置的法术陷阱,满心无语地想道:原来这姑娘还没彻底放弃调查阿蒙呢?这种追寻单片眼镜的勇气真是可歌可泣啊……

    吐槽归吐槽,艾布纳还是转回身以玩笑的口吻回答道:“当未来某一天,你的思绪忽然一下变得混乱,等回过神后却发现自己正在做或已经做了一件很蠢的事……这之后,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想阿蒙了。”

    说完,他便模拟出“飞行”的能力,从屋顶“开门”,离开了图书馆。

    “这‘神棍’一样的语气……不知道的准得以为你已经晋升了‘预言家’!”爱玛愣了半晌,才恨恨地骂了一句,接着她皱起好看的眉毛,习惯性的“解密”道,“‘思绪混乱’代表了什么?‘蠢事’又象征着什么含义?

    “感觉完全没有头绪,艾布纳他只是在耍弄我吗?”

    ……

    周四上午九点,月亮时,拉斐尔墓园。

    克莱恩穿着纯黑的正装和衬衣,拿着镶银的手杖,安静地立在墓园的一角。

    他听着身旁罗珊悲伤的哭泣声,看着队长、弗莱、伦纳德和科恩黎抬着装有老尼尔“尸体”的黑色棺材一步一步走到了墓碑前方,沉默着将它放入挖好的墓坑里。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墓碑照片下方铭刻着的一行墓志铭上,这来自于老尼尔在最近日记里写下的内容:

    “如果不能拯救她,那就去陪伴她。”

    “隐匿贤者!”克莱恩默默地将这个名字铭刻在脑海里……有些事他现在无能为力,但未来却必然会去做!

    就在这时,他的耳畔忽地响起层叠回荡的祈祷声。

    眼见老尼尔的葬礼已经结束,一众值夜者正在做最后告别,即将返回公司。

    克莱恩走到沉默不语的队长身前,语气沉重地道:“我去叫一辆公共马车过来。”

    公司的马车拉不下那么多人。

    “去吧……不用太着急,他们应该还有话和老尼尔说……”邓恩默然了片刻后说道。

    “好!”克莱恩点点头,然后快步出了墓园,他按照队长的吩咐没急着去叫马车,而是拐进了墓园的公共盥洗室里。

    灵性之墙封锁空间,逆走四步登上灰雾殿堂,克莱恩端坐于属于“愚者”的座位上,蔓延灵性触及了一颗正在不断膨胀和收缩的深红星辰。

    那是象征着“塔”的深红星辰。

    在倾听了对方的请求后,克莱恩很快做出回应,并在涌来的灵性与荡开的光纹混合而成的大门中接收了“塔”献祭上来的资料。

    那是一本笔记与一张写满文字的信纸。

    克莱恩先翻开笔记,入目的是一行行娟秀工整的笔迹,显然是出自某位女士之手。

    “这不是休小姐的笔迹,虽然只有限观看过几次‘直播’,但休小姐的笔迹更粗犷一些。

    “也不是之前‘塔’上交的罗塞尔日记里,誊写罗塞尔文那位女士的笔迹,那一位虽然模仿的是中文,但也看得出字体稍显稚嫩……

    “所以,又是一位给‘塔’帮忙的女士啊……这么看来,‘塔’先生交友很广泛啊……”

    克莱恩调侃了几句后,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嘴角也弯起了一丝弧度。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