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2章 遇见

第2章 遇见

    是的,纯白之眼甚至能够对非凡特性的源头进行解析。之前不过短短几秒之内,它便通过那颗代表序列8的蓝色宝石解析出了同序列序列九“者”的部分主材配方!

    “我觉得再像之前那样开启纯白之眼来个两三次,应该就能将‘者’的配方完全解析出来……不过不能着急,等晚上再说,我可不想再被迫昏迷一上午。”

    心里吐糟的同时,刘博却将手里写着解析结果和总结纯白之眼目前功能的两张纸用烛火点燃,让其化为了灰烬。虽然是简体中文书写,但这世界可是有罗塞尔这位前辈,哪怕不认得意思,被人看见也是很麻烦的。

    烧了纸条后,刘博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接着他穿好鞋子,准备出门吃点东西,并弄清楚当前具体是什么日期。原主死前的一段时间因为非凡特性的侵蚀和家庭的变故一直过得浑浑噩噩,日子已经完全没了数。而他又有不少计划得在确认来到哪个时间点后才能展开。

    这时候天已经大亮,街上已经有了不少行人,叫卖声和各种寒暄声络绎不绝。刘博看了看眼前真实而又充满生气的景象,心里叹了一声:“看来是回不去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艾布纳·布雷恩了!”(从这之后用艾布纳指代主角)

    确认日期并不困难,艾布纳在随手买了一份当天的《贝克兰德邮报》后就轻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看着报纸第一版上“1349年5月29日星期二”的字样,艾布纳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在心里调侃道:“我这是比愚者先生早来了一个月啊,也还好,要是等到祂沉睡后我再穿过来,那才叫糟糕。”毕竟到了那时候不但完全没了知道剧情的优势,距离末日也更近了!

    一边想着心事,艾布纳一边踱进了路边的一个小餐馆。餐馆里的人并不多,或者说基本没人。这一来是因为东区的居民大多处于赤贫状态,每天能不能吃顿饱饭都不一定,更别说下馆子;二来,现在已经是上工的时间,这餐馆的大部分固定客户早就去工厂干活了。

    因此,略显悠闲的艾布纳就比较惹眼,让柜台前的女服务员不免奇怪地多看了几眼。

    艾布纳见此也不由得暗暗叹息一声,无论是他还是原主都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啊!

    他自不必提,原主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艾布纳在半个多月前还是一位富商的独子,父亲经营着粮食生意,母亲则热衷于同邻居和好友们举办宴会。他家里不但在乔伍德区有一座联排房屋,还在圣乔治区的圣希尔兰教堂附近拥有一座带花园的别墅。

    而艾布纳本人也被父亲送入公学,为将来进入大学做准备。

    然而,半个多月前王国的《谷物法案》被废除,粮价跌到低谷,作为大粮食商人囤积了不少谷物的父亲因此破产,家里的所有资产全部被拍卖才勉强将欠债抵偿。母亲因为生活质量的落差,精神上出现了问题,被一个间海郡的商人迷惑,最后不知道被拐卖到了哪里,父亲也因受不了这双重打击而自杀。

    当时身处寄宿制公学,正在准备毕业考试的艾布纳听到这个消息时如同五雷轰顶,以致于后面的日子一直过得浑浑噩噩。

    幸好他在公学里还有一些比较要好的朋友和同学,他们同情艾布纳的遭遇,各自凑了凑零花钱,这才帮着他安葬了他的父亲,以及在东区租了一所一居室房屋作为落脚地。

    回忆着这些往事,艾布纳摸了摸缝在衣兜内侧的隐藏口袋,里面的钱加在一起大约还有3镑,这钱虽然不多,毕竟他同学的零花钱也不会太过离谱,但在东区,却也能算一笔‘巨款’了!

    摸出10便士买了份早餐后,艾布纳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思考着方才在家里没总结完,或者说不敢写在纸上的东西。

    “屏蔽外神知识,阻止我记起半神以上魔药配方,这明显是我那个金手指在保护我!前者让我免于因‘了解’被污染,而后者则是避免我被一些序列的顶层强者过早发觉异常。毕竟中低序列还好说,高序列的配方可都掌握在少数人或势力手里,我无缘无故地就知道配方,难免不会引起他们的兴趣。这不是不透露就行的,要知道某些神灵可是号称‘全知’!呵,可能我金手指的能力还不止总结出的那些,它大多数的威能大概都在帮我隐瞒住神灵和旧日?也许我该加入塔罗会,借助源堡来帮忙遮掩,这样能解放出我金手指更多的能力?”

    正在艾布纳遐想连篇的时候,餐厅的门被推开,一位穿着蓝色工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满脸愁容,先是四下观望了一阵,然后找了个显眼的座位坐下,并点了一杯咖啡。(不点东西会被轰出去)

    艾布纳只看了他一眼,便从其举止细节和面容上判断出这个男人应该是个收入还可以的技术工人,这是洞察力提升的好处之一。

    这时,餐厅的大门再次打开,一位身高较矮,顶多一米五出头的女孩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进来。她脸颊有些婴儿肥,五官精致柔和,虽然顶着头杂乱毛糙的及肩黄发,穿着传统的骑士练习服,却有种难以言喻的威严和让人相信的魅力。

    艾布纳的目光瞬间被这个女孩吸引,并不是见色起意,而是对方身上那股非凡的气息差点让他的纯白之眼自主开启,表演一出原地昏迷。

    他揉了揉额角,强制自己转移开目光,心里却不由啧啧道:“不愧是贝克兰德,连这种贫民餐馆里都能碰到非凡者!不过我得学习小说里克莱恩开启灵视那样,设定一个纯白之眼的‘开关’暗示,免得像刚才那样差点失态。”

    刚进门的少女则是奇怪地看了看艾布纳,觉得这个人刚才的眼神很难以言喻,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径直走到之前那位工装男子跟前,严肃地问道:“里安·哈代先生?”

    那位男子似乎受到惊吓般慌忙站起,恭敬地回道:“是我!您就是有名的‘仲裁者’休小姐?”

    名为休的少女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要拘谨,坐下来。你托人找到我是为了什么事?请全部说清楚!”说完,她率先坐到了男子对面的位置上。

    中年男子里安则连忙点点头,也坐回座位,并叫来服务员为休也点了一杯咖啡。

    艾布纳此刻已经吃完早餐,正打算离开,却忽然听到‘休’和‘仲裁者’等字眼,于是眯了眯眼睛,没着急起身。

    “这个女孩不会就是未来塔罗会的‘审判’小姐吧?嗯,她的名字对得上,样貌衣着也很符合小说里的描述,尤其是身高……另外,她身上那股威严的感觉……这是服用魔药不久,还没能完全收束,魔药的力量还有溢出的体现?”艾布纳不自觉地进行了推理,并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因为那位里安先生已经讲起了他的困境。

    原来,里安先生本是个收入非常不错的蒸汽机械维修工,但他的儿子前阵子突发了一种怪病,为了给儿子看病,他不得不找东区的一个黑帮头目借了高利贷。但因为借贷合同存在陷阱,他发现利息比自己预想得高几倍,就算破产都无法偿还!在与那位头目协商无果的情况下,走投无路的他无意中听到了“仲裁者”休迪尔查的名头,这才托人求到休的头上,希望她能说服对方免除不合理的部分。

    “这就是《诡秘之主》里休最开始物理说服对方,结果进了监狱的那个案子吧?”艾布纳摸了摸下巴,在认出休后他本想过去搭讪结个善缘,可发觉缺乏合适的切入点,自身暂时也没能力给她帮忙。

    “倒是可以以卖仲裁者序列序列8配方的名义和她结识,可惜没有可靠的仲裁者和主持者的情况下,她根本判断不了配方真假,肯定不会买……看来加入塔罗会的理由又多了一个,这个世界可能不会有比源堡更方便更安全的交易平台了,就算是原著里贝克兰德的那几个还算靠谱的非凡者聚会里,一旦我出手的配方过多,也定然会引来觊觎和危险。”

    在艾布纳暗暗叹息地时候,休已经结束了和里安的对话,她告诉对方会进行调查,让他安心等待,在两三天内就会有结果。说完,休便毫不犹豫地站起身向外走去,只是在临出门前再次认真地看了艾布纳一眼,像是在记住他的样貌。

    “审判小姐的直觉很敏锐啊,我的纯白之眼之前差点开启,还是让她警觉了!”艾布纳对休的态度深知肚明,并不紧张,毕竟这位小姐是个善良正直的人,不会危害到他。

    ……

    另一边,休回到租住的房屋,看到如同咸鱼一般躺在沙发上的同租‘知名’作家,抿了抿嘴,忍不住道:“佛尔思,我刚接了一个任务,需要你的帮助。”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