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19章 简的求助

第19章 简的求助

    下午,艾辛格侦探在考校了艾布纳的古弗萨克语学习进度后感觉非常满意,于是又交给了他一份古赫密斯文的资料。

    “古赫密斯语来源于自然,类似于古龙语、古精灵语,效果非常直接,是真正拥有‘力量’的语言!但它缺乏必要的隐蔽和保护,容易让使用者陷入危险,你在学习时也要注意这一点,如非必要,不要将它真正的念出来。”艾辛格侦探将资料递到艾布纳手里时再三叮嘱道。

    艾布纳也知道轻重,郑重点头,在纯白之眼的辅助下,认真谨慎地投入到了学习之中。

    就这样,几天时间悄然过去。

    这几天里,艾布纳过得波澜不惊,借助学习语言、仪式时的、理解,飞快地掌握着各种知识,消化着魔药里的精神残余。他甚至觉得再有一周左右,就能彻底消化完‘者’!

    时间很快来到了周三上午,艾布纳吃过早饭后,再次和休一起来到了北郊的废弃庄园。

    在打光了带来的练习子弹后,他们又交手了一番。这一次,艾布纳足足在休的手里支持了一分钟才败下阵来。

    休对此很是惊讶,要知道她这几天里魔药的消化进度也不慢,格斗能力比起上一次交手时可还要强上许多,这足以说明艾布纳提升的惊人。

    “你的身体素质提高的并不多,可很多技巧却好像快要融会贯通,形成身体本能了!据我所知,不少骑士在战场拼杀十几年才能达到这一步……也许你真是个格斗天才,可惜你没选择‘战士’序列的魔药。”休颇为惋惜地说道。她虽然不知道艾布纳具体是哪个途径的非凡者,但总归不是正面战斗的。

    艾布纳对此倒是丝毫不可惜,也许这格斗天赋同样是纯白之眼的馈赠,但它在其他方面的辅助明显更加强大,真选了‘战士’才是白瞎了它的大多功能。

    “对了,以你的体格更适合骑士剑之类的兵器。对于那些我了解并不多,只会一点基础,我最擅长的还是匕首或三棱刺。”休身高只有一米五,很多骑士剑都比她高,自然不习惯使用那类兵器。

    “会一些基础就行,我也不指望自己成为‘剑圣’,而且只要晋升序列7,我自然能成为武器大师。”艾布纳心态很好,也不失望,转而问起休那个接触贵族方案的事:

    “佛尔思的新书出版了吗?她还在找各种理由拖稿?”

    休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地回答道:“还没有,不过在我的督促下她已经写完了,最早周六就能出版。”

    “还真是辛苦你了,我觉得她的编辑应该请你吃饭!”艾布纳笑着调侃了一句。

    “实际上,爱娜女士已经请过了……”休叹了口气道。

    就在两人说笑的时候,忽然有三辆马车由远及近地驶了过来。马蹄震动地面的响动让得休和艾布纳立刻警觉,连忙将带过来的东西收拾好,然后通过庄园的侧门,进入起居室的一个小杂物间里暂避。这是休事前就规划好的紧急预案。

    当然,也亏了他们两人谨慎,在练习完射击后就把弹壳收集了起来,要不然指定要露出马脚。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躲进杂物间后,靶场上突兀地刮起一阵阴风。阴风过后,一切活动的痕迹都被抹平了。而马车上走下的人们丝毫没有发觉。

    “可能是有人想要买下这座庄园……”休仔细地辨别了一下来人交谈的话语后,小声在艾布纳耳边说道。

    艾布纳点点头,这对他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要是真有人买下这里,他就不能来免费蹭靶场了。

    “其实问题不大,富豪们买下郊外庄园大多是为了度假或者狩猎时使用,一年也来不了几次,只要能瞒过守房子的人,还是可以蹭到的。”休显然猜到了艾布纳的心思,稍稍宽慰了一句。

    那总归不如现在方便,还得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好在我的枪法进步神速!

    艾布纳正想着心事的时候,外面那一行人在看过其余房间后,一起来到了起居室中。

    “卡隆先生,您觉得这里怎么样?它虽然看起来破败,但只要整修一番,丝毫不输给西面的麋鹿庄园。而且它距离北区也更近,交通更方便,2500镑买下它绝对不亏!”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语气夸张的说道,将他良好的声线破坏了个干净。

    休听到这里抿了抿嘴,有些不服气地小声道:“当初父亲买下它时花了4200镑……”

    艾布纳无声地叹息一声,心道以后如果有了钱,也许可以帮休把它买回来?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这种事还是她自己做更有成就感和仪式感,我代劳算个什么事?

    “赛西尔先生,正如您所说,这里实在是太破旧了,我不但得整修,还得重新购置家具和装饰品!另外,我听说这里还总是闹鬼?所以,1000镑成交如何?”名为卡隆的先生在指出一系列问题后讨价还价道。

    “1000镑太少了!至少也得2200镑!卡隆先生,什么闹鬼只是谣传而已,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可我怎么听说你之前真的大病了一场?”

    ……

    就这么听着他们不断扯皮,最终将价格降到了1800镑,那位赛西尔先生再也不肯让步,卡隆先生才好似不情愿的应了下来,以这个价格成交。

    在律师订立合同的时候,那个叫卡隆的人踱着步子走到了杂物间的门口。

    艾布纳和休立时紧张起来。前者想了想,从衣兜里摸出一块铁制面具戴在脸上,这本来是晚上参与非凡者聚会用的。

    而休更是干脆,直接抓了一把土将脸抹花。

    他们俩的心思出奇的一致,一旦被发现立刻掩面冲出去,只要不被当场抓住,什么都好说。

    可奇怪的是,卡隆先生在杂物室外来回走了好几步,最终也没有推门进来,反而有些疑惑地自语道:“我怎么总感觉这里少了点什么?”

    隔着门,明显听到这话的艾布纳二人惊讶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三个字:“有古怪!”

    这可比那位卡隆先生直接开门进来恐怖多了!这说明这间房子里有他们不知道的超凡力量存在!而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

    待看房的一行人离去后,艾布纳和休再也不敢多耽搁,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座废弃庄园。

    就在艾布纳即将踏出房门时,他的灵性突然有了些触动,不自觉地回过头,然后便看到窗户的玻璃上不知什么时候凝聚出一行由赫密斯文写就的文字:不要害怕,卡斯帕斯跟我提起过你。

    文字如水纹般波动,转眼又消失不见,要不是艾布纳记忆力和观察力远超常人,恐怕会以为眼花了。

    卡斯帕斯?他什么时候认识这么高端的人物了?不对,他原著里确实认识这么一位,是玫瑰学派节制派的莎伦小姐……他们这么早就结识了?

    想是这么想,但艾布纳的脚步也没停,总不能那位说什么就信什么,最好还是去找卡斯帕斯确认下真假。

    “正好今天勇敢者酒吧后面有老师主持的非凡者聚会,到时候顺路去问问就好了。”

    艾布纳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和休已经一口气跑到了距离庄园一里开外的地界。

    休这时才放慢了脚步,并心有余悸地问道:“那是什么,我甚至没有察觉到任何东西!”她没看到玻璃上的文字,但直觉却告诉她那间起居室里有着大恐怖。

    “可能是一位‘怨魂’……”艾布纳其实也不确定,只能说很大可能是。

    “‘怨魂’?是某个序列的名称吗?”休现在对艾布纳有些盲目信任,觉得他什么都知道。

    “是异种途径的序列5。”

    “序列5……”休闻言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后怕得不敢再说话。那样的强者捏死他们两个序列9不比弄死两只蚂蚁困难多少。

    ……

    两人在沉默中回到了市区后,休继续去东区当‘仲裁者’,为下层民众带来公正。而艾布纳则回到了艾辛格侦探的家,打算刻苦学习一下午,以缓解心中因为弱小而产生的郁结。

    之前的经历,让他再次有了生死不由己的深刻感触。哪怕那位怨灵小姐没有恶意,他依旧不喜欢那种感觉。那是连反抗都不可得的弱小感觉。

    可谁知刚一推开老师家的门,艾布纳就看到简正有些不安地坐在客厅里。

    艾辛格侦探见他进来,笑呵呵地道:“你回来啦,这位格兰特小姐可等了你一个小时了。”

    艾布纳先和老师见过礼,然后才看向简,疑惑地问道:“简,你怎么过来了?”

    简则起身快步来到艾布纳身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我有事想找你帮忙!”

    这姑娘一贯神经大条,记忆里从没见过她这般扭捏的模样……老实说这样的表现让艾布纳都有点心里发毛。

    他见简偷看了眼艾辛格侦探又快速转过头,立时明白对方的顾虑,于是和老师告罪一声后,便带着她来到自己住的房间。

    果然,刚一进屋,简就迫不及待地拉住艾布纳,急道:“艾布纳,我想求你帮我调查一下我的父亲!”

    “调查格兰特先生?他怎么了?”艾布纳闻言皱了皱眉头。

    “他最近几天总是在晚上偷偷出去,我怀疑他是有了情人……我不敢告诉妈妈这件事,所以只好来请你帮着查清楚。”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