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62章 塔

第62章 塔

    艾布纳看完手里的小说,正要在“下线前”再嘀咕嘀咕安提哥努斯家族的一些关键词,却忽然看见指尖的钢笔爆发出一团深红的光芒。

    因为早有预料,他精神顿时一振,知道这是愚者先生要拉他上灰雾的前兆,所以连忙使用能力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机械心智”。

    艾布纳知道这个时候的克莱恩已经能通过灵视观察别人的情绪波动,所以未免因为太过激动兴奋而暴露出自己是早有预谋,他还是先使用能力让自己处于“绝对冷静”状态比较好。

    他不想这么早就将自己是穿越者的事暴露给克莱恩,最好只让他觉得自己是个被他意外拉到灰雾上的非凡者。毕竟对方现在还太弱,又被诸多大佬关注,很难守住秘密。

    如果只是些知识还算了,但自己的来历绝对不能轻易暴露,毕竟这比外神还可疑……

    这么想着的时候,钢笔中爆发的光芒像是流水,已经完全淹没了艾布纳。

    等到他初步恢复知觉,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巨大石柱撑起的巍峨宫殿里,面前是一张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长桌的对面则坐着位笼罩浓郁灰雾的人影。

    除此之外,四周虚无、飘渺、空荡,底部则弥漫着看不见边际的灰白雾气和一个个不真实的深红光点。

    这应该就是愚者克莱恩了。艾布纳冷静中带着些戒备地看向那个笼罩着灰雾的人影。

    如果是平时,艾布纳指定会因为终于见到喜欢的小说角色而激动兴奋,但此时处于“机械心智”下的他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反应,因为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脑海里原先屏蔽的部分外神知识已经能够回想起来,但纯白之眼却变得愈发难以开启了。

    “这是纯白之眼背后的未知觉得,相对于部分外神,源堡对我的污染更严重?所以它现在几乎全部的功能都在避免我在这里被侵蚀?”

    “而且随着外神知识的恢复,我才想起来,艾翠丝的雇主弗纳尔先生竟然是原著里的人物,他最后因为挖掘霍纳奇斯山脉中的第四纪遗迹和外神不定之雾产生了联系……这比我之前推测的更加危险啊!”

    心里有着种种推测的同时,艾布纳率先向那道沉默不语的身影行了一礼,道:

    “尊贵的阁下,请问这是哪里?”

    这个时候,克莱恩也在仔细地观察着艾布纳,虽然对方的面容被雾气遮挡着,但他还是能清楚地感应到这个被自己拉上灰雾的人似乎并不慌张?

    他习惯性地用“灵视”观察起对方散发出的气场光彩:

    他的情绪颜色是代表理性思考和冷静状态的蓝色……也许我之前猜错了,他并不是一个得了神秘书籍的普通人,而是见多识广的非凡者……可能比我强很多的那种!

    这么想着,原本想提醒对方神秘知识不能随便念,并顺便问问那里到底写了些什么的克莱恩瞬间熄了念头。

    他现在考虑得更多的是怎么在一位看起来就很厉害很有经验的资深非凡者面前保住自己神秘莫测的形象。如果露馅了,社死事小,一旦没了威慑力,没准会被举报也说不定啊。

    至于打听安提哥努斯家情报的事?可以先旁敲侧击地试探,如果对方愿意加入灰雾上的聚会的话,那就更好办了。

    因为克莱恩策略的转变,灰雾之上短暂沉默了几秒,然后才听到一声轻笑,端坐在长桌首位的身影语气平淡地道:

    “这里是我的居所,你可以称呼我为愚者先生。我是听到你在呼唤我的名,才将你召来这里。”

    他的嗓音低而不沉,就像在回应访客礼貌性的问候。

    装得还挺似模似样嘛……我要是喊你一句周明瑞或克莱恩,会不会就绷不住了?

    虽然保持着强制冷静,但这并不妨碍艾布纳在心里吐槽。

    “愚者先生?原来您是一位真神!请恕我之前的无礼!”艾布纳装出害怕的神色说道。他知道克莱恩能看出他的真实情绪,但也不得不装,因为不能表现的对他太过了解。

    而且面对神明,哪怕心里冷静,但连一副敬畏的样子都不愿意装,那也太可疑了。

    仅仅听到‘愚者’的名字就判断出我是真神了?依据是什么?‘愚者’这个词有什么特殊吗?为什么‘倒吊人’先生就没有这方面的反应?

    克莱恩心里疑惑,表面上却含糊笑道:“我之前听到你在说‘半个愚者’?”

    这就开始探听消息了?切入点倒也合适……嗯,还是告诉他一点不痛不痒的干货好了,而且这里是源堡,也不怕说出的东西被人窥伺到。

    想到这里,艾布纳假意惶恐地低下头,道:“请您宽恕我的无知,我不知道‘占卜家’序列诞生了‘愚者’,所以才会说出那些近乎‘亵渎’之语。”

    ‘占卜家’序列诞生了‘愚者’?这么说,‘愚者’和‘占卜家’有关系?难道‘占卜家’序列的高位阶魔药的名称里就有‘愚者’?这是序列1还是序列2?

    虽然克莱恩恨不得揪着艾布纳的脖领子让他把知道的都吐出来,但那显然不符合‘愚者’高大上的形象,因此只能按耐住心里越来越多的疑问,微笑道:“无妨,你并不是有意为之,我不会因为这样的过失就降罪于你。”

    “感谢您的宽容,愚者先生。”艾布纳假意感激地谢过后,觉得自己初次接触克莱恩的目标已大致完成,剩下地就是找个由头主动加入塔罗会了。

    基于此,他特意左右环顾打量了一番青铜长桌周围的许多座位,装作好奇地问道:

    “‘愚者’先生,您这里似乎还有别的人经常往来?”

    克莱恩听到这话眼睛一亮,想着该如何忽悠的同时,也态度轻松地笑道:

    “是几位和你差不多的人,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我拉入了这里。”

    “他们希望我能定期召开聚会,进行配方的交易,材料的买卖,消息的交换,和任务的委托。”

    “我答应了他们。”

    想要一位‘神明’帮忙,自然得提供我想要的知识。只要入了聚会,还怕套不出安提哥努斯家族的情报?当然,前提是你想要祈求的帮助我处理的了,如果不行,就还得装神秘。

    想到这里,克莱恩又补充了一句:

    “另外,我是一个喜欢等价交换的人。”

    “不会让你们无条件帮忙。”

    “赞美您的宽容和公正,愚者先生!”艾布纳先是露骨的赞美了一句,然后露出期待的表情问道:

    “‘愚者’先生,我能加入这个聚会吗?”

    “可以,每周一,下午三点,排除掉干扰。”克莱恩微笑指了下青铜长桌表面突然具现出来的纸牌道,“他们决定以塔罗牌的名称为各自的代号,你可以自行挑一张,不过‘正义’和‘倒吊人’已经有了主人,不能选……”

    这个时候还能自己选牌,以后只能盲抽了。

    如果是平时的艾布纳在这里,也许会选择‘教皇’、“力量”等寓意比较正面的牌来代表自己,尤其是“教皇”也有“导师”、“圣师”的内涵,代表着智慧和援助,和他的序列很搭配。

    而“力量”则代表勇气、自信和坚定的意志,这是他比较向往的品质。

    不过在“机械心智”加持下,处于绝对冷静的艾布纳最终抽出了“塔”牌。

    且不说“者”的序列0本身就叫“白塔”,只“塔”这张牌的寓意就非常契合艾布纳穿越者的身份。

    “塔”是塔罗牌主牌中唯一一张正位逆位都没有太好寓意的牌。它象征着‘变化’,其积极的一面是在巨大的灾难和毁灭来临前预警,主动做出改变。

    这张牌很契合艾布纳于末日前穿越,又加入了末日里唯一的变数‘愚者’组织的聚会的现状。

    而且,这个世界的灾难其实来源于其本质,其最初的源头,而探索源头知识的“白塔”本身就是在制造另一种灾难!

    那么,唯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自己能不能改变这一状况呢?

    冷静思考着这些问题的艾布纳在这一刻成为了塔罗会的“塔”先生。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