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97章 调查

第97章 调查

    居然是这样……果然封印物都有很强的副作用,除非像克莱恩那样可以用源堡恐吓,否则轻易不能找使用漏洞啊。

    艾布纳看了看休苍白的脸色,关心地道:“你感觉怎么样?我认识一个药师,如果不舒服,也许可以找他去配一副药。”

    休摆了摆手,道:“没关系,很快就能恢复的。”

    “真的没关系?”艾布纳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悄悄开启了灵视,看了看她的以太体,发现她代表健康的颜色非常正常,只是略有些疲惫,这才放下心来。

    “真的没关系。”休肯定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就故意转移了话题,说起之前她被军情九处的人拦下的事,最后道:

    “那个人应该就是斯坦顿侦探说过的我父亲曾经的下属,我能感觉出他对我是抱有善意的。”

    “他邀请你加入军情九处,成为密探?你答应了吗?”艾布纳好奇地问道。

    “还没有答应……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嗯,佛尔思我也问了,她给我的建议同样是来问问你。”休看向艾布纳,眼神里带着些许期待。

    艾布纳知道她在期待什么,这姑娘是想从他展露的态度里推测加入军情九处是否对查清她父亲的案子有帮助。

    “可以加入,军情九处密探的身份不仅能给你提供查清真相的契机,也是提升实力的关键。毕竟‘仲裁人’途径的扮演,许多时候需要官方的配合。”艾布纳略一思索,便给出了肯定地答案。

    “好,那我今天回去就给那个‘黄金面具’答复。”休点了点头,语气里也有些雀跃,她觉得自己距离为父亲昭雪冤屈又进了一步。

    艾布纳见她开心,也受了些感染,嘴角挂起一丝微笑。接着,他也将自己想要调查的事和休提了提,让她帮忙先搜集一些那家“文森劳务与服务公司”的相关资料。

    休听到这家公司的名字,沉吟了一下,说道:“真是巧了……我昨天刚接到东区一个工人家庭的委托,他们家的长子就是在为那家公司工作时离奇失踪的,至今下落不明……”

    “这家公司究竟是什么背景,委托人有提供具体情报吗?”艾布纳皱了皱眉,心里将这家公司的危险程度提升了一个等级。

    “还不知道,这个委托是从中间人辗转交到我手里的。我打算一会儿亲自去委托人家里一趟。”休摇摇头,解释道。

    “那我也跟你一起去,加入你作为‘治安官’的第一案,可以吗?”艾布纳想了想后,笑着问道。

    “荣幸之至。”休扬了扬眉毛,干脆地给予了回答。

    ……

    开往贝克兰德的蒸汽列车上,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身穿蓝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端着从列车员那里买来的三杯冰甜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她随手将多出的冰甜茶分给两位同伴,然后将自己的褐色长发拢到脑后,才有些抱怨地说道:“谁说北方更凉快的?这鬼天气简直比赛维亚还要热啊。”

    听了这话,她座位对面的一位黑发红瞳,长相英俊却缺少阳刚的男士轻笑一声,道:“茱蒂,你要知道沿海城市和内陆的气候是不同的,而他们热起来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卡伦,我真羡慕你的体质,这样就不怕夏天的炎热了。”名为茱蒂的女孩说完喝了一口冰甜茶,又笑道,“不过在这样的酷暑里喝一口冰饮,也是难得的美好体验啊。”

    这时,坐在卡伦身边的一位看起来三十多岁,身高超过两米,身穿绿色长袍的魁梧男士睁开了眼睛,他扫了刚刚说话的男女一眼,提醒了一句:“在公共场合,说话小心一点。而且这里是鲁恩,尽量保持警惕。”

    茱蒂和卡伦对视了一眼,乖乖点头,小声回道:“是,队长。”

    身材高大的队长这才露出一个笑容,也喝了一口自己队员买的冰甜茶,然后问道:“我们还有多久到贝克兰德?”

    “列车已经过了东塔克郡,预计晚上六点就可以抵达。”茱蒂瞥了眼列车门上张贴的时刻表,回答道。

    “那先睡一觉吧,养足精神,也许我们今天夜里就能找到那位……”队长含糊地说了一句,但他相信自己手下的两名队员都能领悟他的意思。

    茱蒂三两口喝完手里的冷饮,接着就学起队长的样子开始闭目养神。只留下那位名叫卡伦的男士瞪着眼睛无聊地进行着警戒。毕竟对于他来说,夜晚才是精力最充沛的时候,根本无需在白天蓄养精神。

    ……

    下午,艾布纳跟在休的后面来到东区和工厂区交界处一个名叫“机械与烈火”的酒吧里。

    他们来这并不是为了会见委托者,而是先找一个叫作威廉姆斯的中间人。

    由于还没到大多数工厂和码头的下工时间,所以酒吧里的人并不多,休一眼就看到了她要找的人--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年轻人。

    艾布纳也顺势看去,发现那人二十来岁上下,脸型瘦长如马,眉毛杂乱凶恶,五官却相对柔和。

    休走到那人附近,用力地敲了敲对方身前的桌子,皱了皱眉头道:

    “威廉姆斯,你就不能戒酒吗?好好攒钱,娶个不错的姑娘,每天回家都有热水、菜肴和温暖的问候,你能和她分享你见到的各种事情,她则告诉你家里发生的那些琐碎小事,还有可爱的小孩亲你的脸颊,围着你玩耍,这样的温暖不好吗?”

    她初到贝克兰德那会,能迅速在东区立足,多赖于威廉姆斯帮忙,所以,她一直都希望对方能过得更好。

    “温暖?”威廉姆斯先是一愣,等看清是休后却嗤笑了一声,“那是建立在我带回去的钱上的,我早就看透了,如果我每周能拿回家20苏勒,那我肯定我的家庭是温暖的,是你描述的那样,可要是不行,主啊,女人的尖叫和辱骂,孩子的哭闹和嘶喊,会逼疯我的!”

    “我妈就是一个榜样,我家老头每次回家都伴随着打骂和吵闹,既然这样,我还不如用身上的苏勒和便士换酒喝,在这里没人管我挣多少,大家喝酒聊天,气氛非常非常的棒,要是想女人了,外面还有那些可爱的站街女郎,她们不会和你吵闹的。”

    休抽了下嘴角道:“你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风暴之主信徒,你总有一天要死在酒精和某些奇怪的疾病上。”

    “至少我已经享受过了。”威廉姆斯毫不在意地回答,然后他的目光又看向了休身旁的艾布纳,疑惑地问道,“这位怎么称呼?”

    “艾布纳,一名侦探。”艾布纳对他点了点头,接着道,“我们是来请你带路去见见委托人的。”

    “艾布纳?哦,是那个经常和休一起吃早餐的小子嘛,我有所耳闻。”威廉姆斯闻言恍然,接着露出一个戏谑地微笑,道,“一个侦探,一个仲裁者,这职业很配嘛!”

    “不要浪费时间了,威廉姆斯。”休说着掏出5苏勒的纸币递给对方,说道,“这是给你的介绍费,也是酒钱。”

    “休,你居然这么大方了?一般来说介绍费不都是委托者出吗?”威廉姆斯有些惊讶,但也没多想,从口袋里取出纸笔,很快写了一个地址递给休,道,“这是凯利家的地址,她和她丈夫的工作都是夜班,一般晚上八点后才会上工,你们这会儿去倒是正好。”

    艾布纳看看怀表,已经过了三点,所以也不在威廉姆斯这里继续耽搁,出门后快步赶往了纸条上的地址。

    所有的公共马车都不敢进入东区,因为害怕被抢劫。

    当他们两人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凯利家租住的简陋公寓时,却发现这里似乎刚发生了一场争斗。

    满地滚动的箩筐,破碎的衣物碎片,墙上的新鲜血迹,无不在昭示着这里曾闯进一群不速之客。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