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历史军事 > 夜主咸阳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摊牌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摊牌

    见把钱交了就能走人,那剩下的人还会犹豫什么。一下子就全涌上了台阶,没办法,士兵们的压迫感太强了。至于交完钱后那张购书凭证谁还会在意,反正现在大家都认定了这就是公子常威在趁机敛财,无缘无故又被讹了一镒马蹄金,众人大多也只会认为是破财免灾了。

    看着矮桌上堆得老高的马蹄金,管家老柴那拿笔的手都是带发抖的。因为这些钱烫手啊,能到王府中当个可以拿主意的,眼界和能耐自是不会差。对于孤夜如此做派他也有心阻止的,奈何公子命令在前,如今这些人也都顺利散去,所以也只能暗自叹息了。只希望今日过后不会有人把此事过度宣扬下传到燕王耳中。

    短短的小半个时辰,刚刚还在热闹非常的府邸门前就变得空荡起来。随着一群“主角”的离开,围观的人群大多也散去了。这时候的常威见事情已经解决,于是不知就从哪里钻了出来,屁颠屁颠就来到了老柴身后。

    “哇哈哈……这么多金子呀!发财啦!孤夜,你简直就是我的福星!原本以为这么多人来闹事肯定是要焦头烂额一番的,没想到居然还能大赚一笔!”

    这没心没肺的家伙居然笑得跟个二傻子一样,孤夜见了气就不打一处来。心里吐槽着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呢,弄出这副嘴脸出来怕自己还不够倒霉么?

    孤夜懒得去搭理这个傻逼玩意,直接从桌子上抓起四颗大金坨子就塞到了其手上。

    “别笑了,看你他娘的口水都流出来。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赶紧的,将这金子亲自送到那个卒长手里,就跟他们说弟兄们今天辛苦了,这是请大家伙喝茶的!”

    “凭什么呀!这金子是咱们辛辛苦苦赚来的,给那些卑贱的泥腿子干嘛?”

    “闭嘴!没有这些泥腿子,你小子早就在太白山的雪窟窿里冻死了!少废话,赶紧送过去,态度诚恳一点,多结些交情绝对是有好处的。”

    被孤夜这么冷声斥呵,常威乖得跟只兔子一样低着头,连屁都不敢放。身后那些奴仆们见状一个个直咂舌,都不知道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连平时顽劣不堪的公子都不敢乱发脾气。

    老柴也是聪明人,他眼睛滴溜一转立马明白了孤夜这样做的目的,于是也吩咐那些下人们赶紧去屋里搬酒肉。

    常威心里虽不愿,但他知道孤夜既然让自己这么做了,肯定是有原因的。于是便带着一大帮奴仆大步来到那群兵卒面前。这群人带头的是个五十出头的男人,头发都有些斑白了,眼角的鱼尾纹都老深,如今见到公子常威带人拿着许多酒肉过来,笑得更是看不到眼睛。

    “这次多亏弟兄们了,本公子为了聊表谢意,特地命人准备了些许酒肉。”

    常威说着又从怀里掏出四镒马蹄金出来。本来就一脸惊喜的众人如今见到了如此贵重的东西,眼睛都往外放着光。

    “这……这……公子万万不可……无功不受禄,这维持城内治安本来就是我等的责职。”

    为首的这位受宠若惊赶紧俯首作揖道。

    “无妨,都是应该的!不知这位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老哥如何称呼?”

    既然孤夜要自己礼贤下士,那么他也就干脆做到底。

    “不敢不敢,我是这北城门守卫卒长刘长,不敢劳烦公子动问!”

    “原来是刘卒长,久仰久仰。这点心意就且放心收下,往后弟兄们巡逻有路过此处的,不妨进来喝杯茶水。我常威府邸大门永远为你们敞开着。”

    常威这是戏精上身了,说完又转身对着老柴又郑重的吩咐了一遍。这样的举动让在场的一百多号人个个感动的热泪盈眶,心中皆呼公子仁义。不过这时候有些机灵点的都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受到常威公子如此的待遇,那都是他身后那个年轻人的缘故。

    刘长活了大半辈子了,刚才那边两人的小动作自是逃不过他的眼睛,当然也清楚其中关节,于是也远远朝孤夜行了一礼。心里想着自己今天莫名其妙得了四镒黄金,是不是找个时间好好感谢一下,毕竟这钱是真的多呀,都够置办半亩好田了。

    茶楼上,当凭栏吃瓜看热闹的公子丹见到军队将人围起来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事情正朝着自己预料的方向发展。可随之而来的却是人群很快散去,这一点倒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心想着自己的二弟不会如此虎头蛇尾吧,还是见军队来了怕事情闹大不可控制就打了退堂鼓。若真是这样,那么自己之前倒是高看了他公子常傲了。

    “公子,打听清楚了!公子常威没有出面,站在人前的却是那个叫孤夜的。”

    马喜往嘴里猛灌了口茶后气喘吁吁的说道。从刚刚他就探消息去了,来回的跑就差没跑断气。

    “孤夜?望春楼里农家弟子来找茬,傻傻站出来顶包的那个?”

    “对对,就是他!这家伙简直就是个草包,直接仗着那帮城门卫的势,愣是给众人硬扣上冲击王子府,辱没燕国脸面意图造反的大帽子,想必公子常傲使钱雇过去的那帮子人是被吓住不敢乱来了。结果那几十号人非但没成什么气候,反倒是每人又缴了一镒黄金才得以脱身……”

    马喜将整个经过一五一十的讲述了出来,听得公子丹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哈哈……都这个时候了还没忘捞好处!我这个三弟呦,还真是有出息啊!罢了罢了,无需再去管了,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就让这两个不成气候的家伙闹腾去吧。咱们只需多积攒些实力,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有强大的实力在手才是真正的王道……”

    公子丹抿了口茶,有些无趣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府邸内堂,常威这家伙还在看着桌上的那盘黄金傻乐,这可怜的娃平时是有多窘迫才会表现得这般不堪。堂堂的燕国三王子,区区几十镒黄金居然就能开心成这样,难道这还不够惨的吗?

    “行啦行啦…别看了!这些钱不属于你的,起码不想被你老子关起来面壁思过就不该伸这个手!”

    孤夜直接将那盘金子从常威怀里给抽过来丢个了身边的庖硕。

    “干嘛呀,你刚才不是都说了。这钱是他们明天买连载春宫图的钱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正大光明挣来的,为什么还不能要啊?”

    常威有些恼火,之前在安平城人家送礼不能拿,现在自己做生意的钱还不能拿,敢情自己就不能拥有这些金坨坨似的。

    孤夜左右看了看内厅里的其他人,眼力好的老柴知道这是接下来的话需要隐秘的,于是便将所有奴仆给赶得远远的,自己也识趣的退了出去。

    “这老柴靠不靠得住的?”

    常威白了一眼,认为这是在自己家里,到底是什么事情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么?

    “我老娘仅剩的娘家人了,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你说能不能信?”

    而门口还没走远的老柴听到这话的时候,嘴角忍不住的勾起,更是将其余人等再次往外赶,直接将整个院子清空了出来。

    “常威!自令支寨相识以来,我们哥仨一直拿你当朋友。当然,咱们身份地位悬殊,有些话也不是现阶段我这个泥腿子能妄言的。

    可我真当你是朋友,该提醒的还是必须得提醒你。今天的事不用说也明白,完全就是冲着你来的。以你的身份,还能专门冲你来的,背后之人不用说最少也得是上卿往上的级别。其目的为何,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有时候装傻充愣只会适得其反,毕竟还有那树欲静而风不止。”

    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常威也不是傻子,原本还略显轻佻的样子瞬间就沉静下来。庖硕与蛮九突然便意识到话题有些太过沉重了,于是讷讷站在一旁如无必要是不打算开口插话的。

    “给句明白话,那位子想不想争?想争的话我们哥仨虽现在连个屁都不是,但绝对会全力帮你。若不争,你现在就可以拿着这些金子去外面胡乱挥霍了。”

    这话若是被外面任何一个人听了肯定会笑掉大牙。你孤夜是什么身份,边地小城一大头兵,连个裨将都是所属师帅自个封的。哪怕是得以进入蓟下学院这个名流汇聚之地求学,那你名声也是臭不可闻。可现在居然大言不惭的想要帮人家争王位,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厚脸皮。

    可听入常威耳中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他非常清楚,孤夜此人虽然这时候只算是个白丁,又无显赫的家世依仗,可其智慧,勇武,义气,每每在最危急的时候总能创造出奇迹来。这一点在太白余脉戎山之下就不止一次得到证明。

    所以现在孤夜说要帮助自己争王位,这在常威看来甚至比相国樊樾给的承诺来得还要靠谱些。

    “我……我有想过的。可我现在一无所有啊。论实力被,二哥常傲按在地上摩擦还算轻的,更不要说现在大哥也从秦国回来了。他老娘可不比我老娘,人家是燕国根深蒂固的老牌豪门,望春楼的一掷千金肯定少不了他舅舅家的支持。而我老娘家啥都没有,就是给我留了个老柴当管家。

    争!谁不想争!可争得过么?实力它真的不允许啊!”

    常威也很无奈,他又不笨哪里看不出两个哥哥一直以来对自己明面客客气气,实际上是却是处处提防使坏……

    未完待续……

    (本章完)

    </div>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console.log("1"); // $(".ch1").css("display":"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