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历史军事 > 重活:1982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啤酒烤串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章 啤酒烤串

    一顿饭的功夫,张起铭也大致了解二狗的身世。

    从小就被人抛弃,是个老乞丐把他给捡回去。

    懂事以后,他就跟着老乞丐天南海北的到处行乞。

    三年前,老乞丐在一个夜里冻僵了。

    他把老乞丐埋在当地,自己一个人继续上路。

    没钱,没文化,没手艺。

    只能靠着行乞生活,夏天他会去掏泥鳅、抓鱼,到地里去找田鼠和蚂蟥充饥。

    乞讨来的钱都攒着,到了年末过冬用。

    冬天吃的不容易找,要是不提前准备粮食,早晚得被饿死。

    小的时候他还想上学,可因为没有户籍没办成。

    钱也不够,所以就放弃了。

    “你现在想干什么?”张起铭放下筷子,让人又上了些喝的。

    顾二狗擦了擦嘴,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幸福说道:“吃饱饭,每天能吃的肚子圆鼓鼓的。”

    看见他单纯的目光,张起铭也跟着笑了。

    “以后你就跟着我了,保证让你以后都吃饱饭。”

    忙了一天,等徐艳萍再回来的时候,脚底板都站红了。

    张起铭让她坐在床上,把脚放在自己腿上用手捏着。

    “别~”徐艳萍想要拒绝,可还没来得及把脚收回来。

    人就被他一指头给按软了,歪歪扭扭的倒在床上。

    真舒服!

    再看面带笑容的张起铭,心说‘他咋啥都会呢!’

    你说碰上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顶得住?

    顶不住啊!

    徐艳萍心里又是感动,又是难过……

    像他这样的男人,自己真能受得住吗?

    徐艳萍从前还有信心,想着他早晚得玩腻收心,到最后留在他身边的肯定得是自己。

    有几个女人能受得了,自己男人是个花心大萝卜的。

    可现在,徐艳萍不自信了!

    “想什么呢?”看她一副惆怅的样子,张起铭还以为是自己手重了。

    “没事,你这跟谁学的?”

    徐艳萍仰头微笑,眉角含着一抹春水,妩媚轻佻的向他释放求偶信号。

    张起铭的手,也不再局限于脚底,变的不老实了。

    “没跟谁学,自学成才。”

    不就按个

    脚,这还需要跟谁学。

    你上洗脚城按个几千次,别说这点东西。

    直接都能给它改进,开宗立派带徒弟了。

    洗脚按摩,张起铭是真没少去。

    长安十一家洗脚城,vvip。

    开玩笑呢!

    再一眨眼,时间已是四小时后。

    徐艳萍像条瘫软的美女蛇一样,懒洋洋的缩在被窝里。

    任由肚子咕咕直叫,也不愿爬起来跟他去吃饭。

    “你也别去了,小心那些人找来,叫到屋里吃吧!”

    梦呓呢喃,徐艳萍眼前一黑睡了过去。

    那速度,比昏迷也差不到哪去。

    看她确实累得不行,张起铭也不再叫他。

    出门敲了敲隔壁的房间,“二狗,睡了吗?”

    咔嚓~

    门一秒就开了,像是他就一直蹲在门后等着。

    再看地板上光着的脚丫,张起铭心说‘跑的真够快的。’

    “走,跟哥去吃点东西。”叫上顾二狗,俩人出了饭店大门。

    张起铭没带他去炭市街,换到南边的小南门。

    这地方是饭店经理告诉他的,卖的东西更多,更全,价格稍微贵了点。

    但比其它地摊要干净,花样也更多些。

    “老板,来四十个肉串,再来两瓶啤酒。”扭头看向顾二狗,“能喝吗?”

    “喝过,不好喝。”顾二狗皱了皱眉,憨憨直笑。

    “不想喝我喝,你只管吃肉。”张起铭拎着两瓶冷水冰过的啤酒,放在嘴里咯嘣一翘。

    用牙把瓶盖给起开,呸的吐掉瓶盖,仰头“咕咚”干了小半瓶。

    “啊~”爽快的叹了口气,张起铭用袖子在嘴上一擦。

    舒舒服服的打了个嗝,“舒服。”

    看他这样,顾二狗满脸的疑惑。

    他当初喝的啤酒,酸不溜秋,又苦又呛,硬憋着都咽不下去。

    怎么张先生喝的这么开心,喝的这么高兴呢?

    “怎么,好奇…尝尝看?”张起铭把没开的那瓶递给他,顾二狗想也不想接过来。

    学着他的样子,咯嘣给瓶盖楔开。

    “咕咚~”顾二狗咽了一大口,凉嗖嗖的啤酒到嘴里打了个转。

    咽下去的时候,有点起泡的

    感觉。

    顺着嗓子眼往下顺,浑身上下都有一股通透的清凉感。

    虽然没从前那么难喝,可其实也并不好喝。

    但奇怪的是,你说不上它哪儿好,一口下去还有点嫌弃。

    可等歇一会,心里头莫名其妙就想再喝上点。

    咕咚~

    一口,又是一口。

    就着肉串没两下,一瓶酒就让他给干了。

    再拿起一仰头,发现瓶子空了。

    顾二狗怯怯看向张起铭,犹犹豫豫半天才小声问道:“哥,我还能再来一瓶吗?”

    张起铭咧嘴大笑:“能啊,咋不能了,老板,这再来两瓶。”

    吃着肉串,喝着啤酒,张起铭突然想起少了点什么。

    “老板,来头生蒜。”

    “生蒜?小伙,咱这么有生蒜啊!”

    “你帮我问问谁家有,我给钱都成。”

    老板一听这个,四处到摊位打听借了两头蒜。

    自己给人掏了1毛钱,回来把蒜放他桌上,“吃肉咋还要生蒜呢?”

    “这肉就着蒜头才叫香,钱算我的,一会一块结。”

    “不用,吃这么多肉,哪儿能让你结钱。”

    老板憨厚老实的笑着,有些不知所措的用手在身上擦了两把,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

    做买卖的也不都是能说会道,闷葫芦多了去了。

    这时候的环境,那是真的好。

    踏踏实实做个小买卖,保准都能赚到钱。

    你要虚头巴脑的,说一套做一套,摊子都给你掀了。

    哪像以后,卖的什么不重要,全得看宣传。

    只要宣传做好了,狗屎能当黄金卖。

    “来,你也来点。”看老板眼巴巴的盯着蒜头和肉串,张起铭递给他一串肉和一头蒜。

    老板客气两声,接过道:“这算我的,不算你钱。”

    咬着肉串赔上蒜头,吃上那么一口。

    老板认真咀嚼,没一会表情亮了。

    这大蒜配肉,味道还真是吃出不一样的感觉来了。

    “这烤串少了蒜,就跟面条少了蒜一样,缺了那一口呛嘴的香气。”

    “你再来一口多咬点,诶…对了,就问你香不香吧!”

    ……

    ps:生蒜就肉,越吃越有。

    </div>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console.log("1"); // $(".ch1").css("display":"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