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历史军事 > 唐时明月宋时关 > 第六十八章 润州第一快的少年

第六十八章 润州第一快的少年

    晌午来临,正是用午膳时间,红袖坊的宾客络绎不绝,连一楼的座位都快坐满了。

    不过这里厅内装饰豪华,布局典雅,屏风字画到处都是,丝竹乐器,不时悠扬响起,与嘈杂普通的皮肉卖笑的青楼,还是有些区别的。

    不少士子和贵胄子弟、商贾、勋戚等来到这等高档青楼里,多是为品茶吃酒,听曲放松心情,亦或与好友相聚洽谈生意之事,叫几个清倌人在旁陪酒,谈完事情,饮酒兴尽,便直接离去了,大多数并不留宿,行那苟且之乐。

    这种诉求之下,陪酒的清倌人,也要长相清丽,知书达理,谈吐不凡,能够活跃气氛,可把不同性格客人们照应的面面俱到,长袖玲珑。此外,还需懂一些诗词歌赋,熟络琴棋书画,能歌善舞,有些才情,在这种烟花之地,才能有身价,受权贵商贾人物的钟爱。

    此时,大堂红布裹木的舞台上,声乐已然响起,十余位少女,长袖甩动,翩翩起舞,开始了每天的日常表演。

    韩云鹏搂着倩儿的娇躯,欣赏歌舞,神色雀跃,喝了几倍酒水下肚后,对着苏宸说:“苏大哥,以后若遇到方才那种情况受欺负了,直接报出韩府大鹏公子的名号,看他们谁还敢跟你找麻烦!”

    苏宸微微点头,通过刚才那一幕,他是信了。

    不过,如果一个人的时候,他要是提出来认识韩云鹏,会不会被揍的更惨,这就难说了。

    还不能排除有些人不敢得罪韩府和小胖子,听到他是韩云鹏的朋友,故意对他下黑手,报复发泄的可能性。

    “对了,方才听人说起,什么润州第一快的男人,你很能跑吗?”苏宸忽然想到一句,看着韩云鹏询问。

    “噗——”韩云鹏闻言,直接一口酒喷了出来,呛得自己咳嗽半天。

    “公子!”倩儿帮着韩云鹏擦拭身上的酒水。

    “没事了。”韩云鹏伸手掸了掸,看向苏宸问道:“听谁说的?”

    苏宸愕然道:“方才周围不少宾客在议论,被我听到了!”

    韩云鹏似乎要找人算账的神态,但是听到许多宾客都议论,脸色不由得一垮,愤恨地又大口饮了一杯酒。

    苏宸心中猜测,别人夸他跑的快,润州第一快,至于如此郁闷表情吗?

    看此神色,这里面有事儿啊!

    韩云鹏摇头道:“都是谣言诽谤,哼,倩儿可以作证,知道我快不快!”

    倩儿闻言脸色一红,只能勉为其难地为他作伪证了,不好意思道:“一点都不快!”

    旁边的雅儿闻言,差点要憋不住笑出来,她可是听倩儿说过那件趣事,若是十下八下也就算了,只是一下,还不叫快?

    担此“润州第一快男”的绰号,也不夸张啊!

    苏宸看着三人的古怪神色,一脸发懵,喃喃道:“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走吧,我们出去坐画舫!”韩云鹏起身,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吃酒了。

    因为他隐隐感觉,好像周围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同了,浑身不自在。

    虽然他也有听说,有青楼的人这么背后议论他,但是,毕竟没有亲耳听到,没有人敢亲自跑到他面前说这些,触碰韩府小公子的霉头,因此,韩云鹏还不以为意,如同沙滩上埋头的鸵鸟,在自欺欺人。

    但是今日不同,苏宸当面亲自说出来后,韩云鹏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了,目光看向周围的人,心里作怪,如芒刺背。

    韩云鹏喊来了红袖坊老鸨,问起租船的事。

    “回大鹏公子,画舫已经办妥了,酒菜也备好,从后院的侧门出去,就是河堤码头了,可以直接登船。”老鸨笑盈盈地说道。

    红袖坊占地甚广,也是有多个阁楼建筑群组成,院内假山飞瀑,水榭长廊,竹林花圃,石亭卧桥,应有尽有,充满了江南园林的布局。而且侧面还接连河道,这样有自家的画舫,随时可以在这里上船或登岸,十分方便。

    “我们这就去登船。”韩云鹏急性子,说走就走,带着苏宸离开红袖坊,走过侧院,出门后上了画舫。

    倩儿和雅儿回房间准备了一下,再出来时候,都穿戴了适合出行的华丽外衣,肩上系丝绸刺绣花纹的披风,倩儿手里抱着一支琴,雅儿则怀里抱着一支琵琶,跟随上了画舫。

    一个撑篙的船夫,用竹竿子撑着画舫,缓缓离开停泊点,然后手里换做了橹杆,划着船在关河上荡漾行走。

    河畔杨柳依依,荷叶色碧,船离了岸,在宽阔河水渠道中间,逆流而上,要在这一条西城区数里河道上缓行摇曳。

    韩云鹏毕竟还是少年心性,此时坐船游玩,两个俏丽清倌人陪在身边,饮酒听琴,心情大好起来。

    带上画舫的食盒,底部是铁质的,夹层中内置炭火,还有一层隔水吸热层,将温度保存下来,使得盒中食物能够保持着温度许久。

    菜品有盏蒸羊、酥骨鱼、酱卤鸭、煎豆腐、炸带鱼、拌海菜、炒竹笋虾仁等,厨艺口味上佳,一点不属于白润楼。

    半个时辰后,酒足饭饱,韩云鹏懒洋洋依靠在倩儿身上,朝着对面的雅儿道:“你的喉咙好,为我们唱几个小曲吧。”

    雅儿含笑点头道:“正好,金陵才子苏以轩的又有新词出来,据说又是相赠白家大小姐的,比前些日子那一首‘曲玉管’词更妙了,昨晚咱们红袖坊的姊妹得到手抄词之后,按照‘蝶恋花’的曲牌,连夜习练,今日大多可以熟练唱出来了。”

    苏宸听到金陵才子“苏以轩”名字,有些莫名其妙,金陵也有一个跟他前世名字相同的大才子吗?

    韩云鹏对诗词歌赋也兴趣不大,疑问道:“这个金陵才子苏以轩,名气很大吗?”

    雅儿答道:“以前倒是不曾听闻,可是在数日前的城外踏春中,白素素拿出了心上人苏以轩的词,震惊四座,当场挡住了丁家二郎的刁难追求,那一首词,还得到了润州第一才女徐清婉的认可,评为当世曲玉管词牌中最好的一首,说足可以流传千百年下去!”

    “这么牛叉啊!”韩云鹏顿时对这个不曾谋面“苏以轩”的才华也佩服起来。

    苏宸陷入沉思,若是没有猜错,自己那日出城踏春,就曾远远看到了白素素;还写过一首柳永的曲玉管词,向一家青楼的管事换取了三十文钱,不会如此巧合吧?

    “雅儿姑娘,那首曲玉管的上阕,是如何写的?”苏宸询问。

    雅儿笑道:“苏公子,不如由雅儿唱出来吧。”

    “好啊,那我们就洗耳恭听了。”

    雅儿好整以暇,然后手里弹着琵琶,应和着倩儿的琴声,轻唱出来:“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一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思悠悠……”

    我檫!就是自己写的那一首!

    苏宸十分惊讶,白素素当日怎么拿到这首词的?还把他苏以轩的落笔之名给散播出去了。

    他实在有点想不通,打算下次见面,再盘问一下白素素了。

    这时候,雅儿唱完了曲玉管,又唱起了蝶恋花的曲词:“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苏宸怔在原地,心下狐疑:这不是自己在书房练笔时,默写苏轼的那首宋词吗?怎么也传到外面去了,那白素素在搞什么呀?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