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历史军事 > 良妾善谋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真正的困难

章节目录 第260章 真正的困难

    这一来一回折腾了不少时间。

    原本以为不过一会儿就能回来,可等外头的平平敲了门,京墨才有心思掀开了车窗帘子看了一眼天色,才发现太阳已经去了西边儿,正垂头丧气的往下坠着。

    有人应了声,开门见是个陌生人,还有些迟疑,不过很快就眼尖地看见了在马车上的京墨。

    那人见到是京墨,也不敢拖延,连忙叫了人来。

    京墨只是扫了他一眼,就没工夫搭理他了,任由平平跟他交涉那些有的没的,去找了人,带着还昏迷不醒的红笺和豆蔻回了葳蕤院。

    太阳才刚刚向西倾斜,葳蕤院里头就已经打起了灯笼。

    白夫人坐立难安,也不在屋子里待着了,领着人就在院子里等着。

    突然听见我外面传来一阵又一阵的说话声音,还有些疑惑。

    “外面是怎么了?”

    她身边的小丫鬟跟在她身边一整日,自然也是不清楚的。只是白夫人既然问起来了,那小丫鬟自然也不能摇头说不知,只能拎着裙子跑去外面查看。

    这身边没了贴心的丫鬟伺候着,白夫人脾气臭了不少。那小丫鬟本以为借此机会来到白夫人身边伺候是个跟她亲近的好时机,可没想到好处没捞着,反倒是挨了不少骂。

    刚才这小丫鬟有心要离开,却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离开。只能在其他人或是嫉妒或是羡慕的视线之中,咽下心里的苦楚。

    如今得了机会离开,她心里又是高兴又是不乐意,跑出去没多远,见到来的人,不由得眼睛一亮。

    连顾得上那些礼数都顾不上了,拎着裙角,小丫鬟就冲回去葳蕤院,脸上的笑意几乎要化成实质。

    白夫人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虞,正要开口训斥几句,就被小丫鬟打断。

    “夫人,是京墨她们回来了!”

    这短短一句话,就成功叫白夫人将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语重新咽了回去,亦是有些惊喜。

    “回来了?在哪儿?我去看看。”

    那丫鬟跑这么一来一回,累的都喘不过气来,一边拍着胸脯顺气,一边指指外头。她刚刚指完,京墨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

    “夫人。”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出去回来这么一趟,一路上所有人都是惊喜交加,但京墨心里有数,当时白夫人的面,还是讲点儿理数的好。

    因此,见了白夫人的第一面,她还是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不需要她这样讲礼数,白夫人顾不上那么多,上前一步,拉着人要她起来。

    “这一趟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快叫我看看你转一圈,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回不来了呢。”

    要是说别的人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担心自己就算了,怎么连白夫人都这样忧心不已,好像自己这一趟是被人拐走了去一样。

    京墨心里有疑问,当着白夫人的面儿,没有什么话是不可以说的,便也不再忍耐,问出声来。

    “别人不知道就算了,怎么连夫人都这样担心我?之前跟你约定的事情,我一件都没有忘,就算是遇见什么危险,我也要爬回来,跟您见上一面儿才算是完。”

    白夫人连忙瞪她一眼,嘴里还不断的“呸呸呸”,替她去晦气。

    “别乱说话,你这一趟走的突然,连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不见的。现在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回来就行,别说那些难听的话,有些东西你不信就算了,该尊敬还是得尊敬。”

    京墨点点头,只是动作却是微微一顿。

    怎么听白夫人的话,好像不知道自己这一趟是跟江南岸的人出去的?

    屋子里除了她们两个人,还有不少围过来的丫鬟婆子,都在说这贺喜恭喜的话。

    这话听个一遍两遍还好听,多了就有点儿烦人了。再者说,当着白夫人的面儿,也不好叫她们只关心自己的事情。

    对着白夫人露出个笑,京墨转身把人都打发走了,才掺扶着白夫人进了屋子,慢慢说起今天的事情来。

    只是说着

    说着,白夫人却微微皱起了眉。

    “你是说,按照你说的那个什么春香的意思,是我要他们去找你的?”

    京墨也察觉说不对劲儿来了,她点点头,将春香跟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白夫人。

    “我原本没觉得不对劲,只是要不是见您表情不对,我还以为真是您要他们来找我,带着我去找豆蔻姐姐的。”

    白夫人摇了摇头。

    “你才拒绝了他们的合作,我又怎么能找到人去跟他们再谈这些事情呢?。”

    “可是他们说……”

    话还没说完,京墨就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白夫人说的有道理。

    这也难怪她一开始没察觉不对。虽然说不该这样自轻自贱,但京墨本以为按照白夫人和江南岸的手段,除了自己以外,他们定然还会有别的联系方式。否则,白夫人不会对江南岸这样知之匪浅,江南岸的人也不会对白夫人这样亲昵。

    可是转念一想,她也明白过来,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有自己这么个身份低微好拿捏且两方都认可的人存在,就完全没有必要再绕过自己,在这一件小事上面继续浪费时间。

    毕竟自己也是无偿是什么厉害的人物,有些事情就算叫不叫自己知道,都对于结果没有特别大的改变。

    “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

    明白了其中的问题,那么春香特意来跟自己走这么一趟,就显得格外可疑了。

    京墨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可并不妨碍她顺利的将人带回来。只是回过头来思考一番,她还是不明白春香在这件事情里得到了什么好处。

    “我也不知道。”

    白夫人摇了摇头,冷哼一声,带着几分娇俏。

    “准确的说,我能猜到他们的想法,但我觉得,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没想到白夫人会说出这样的话,京墨不由得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歪了歪头看向白夫人。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告诉你。”

    或许是因为京墨的表情太过于可爱,白夫人差点儿都没忍住笑。好在在最后的关头,她还是忍住了,保持着脸上的淡然表情。

    “只是没想到,夫人还会有忌惮他们的一天。”

    京墨好奇的心都痒痒了,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白夫人用这样子的方式说话,实在是新奇得很。

    白夫人年纪虽然见长,但容貌不减当年,用那种小女孩儿的腔调说起话来,别有一番风韵。

    在白夫人看不见的地方,京墨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才继续开口往下说。

    “难不成是因为那江南岸加大业大,咱们比不上人家,所以他们使了计策把我带走,夫人也觉得没什么?”

    这激将法使的太过浅显粗糙,对付别人可能没什么用,但对于白夫人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好啊,你还真当我看不出来你话里的意思呀。也就是被你拿捏了我,要是别人这样说,我非要赶出去,让善治院的人好好打他一顿才好呢。”

    京墨俏皮的笑了笑。

    白夫人点了点她的脑袋,才继续开口。

    “倒也不是说不得,只不过是我觉得,这心思实在是太过于小孩儿戏了。要是别人这么做,我还会想他有什么内涵,但要是江南岸的人这么做了,我顶多会觉得是他们起了玩心。”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白夫人撇撇嘴,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这要是换了别人,被这样戏耍玩弄,非得跟他们江南岸的好好比划比划才行。也就是我大人有大量,才不跟他们计较呢。”

    京墨顺着白夫人的毛,连连点头。

    “是是是,夫人宰相肚子里能撑船,不跟他们计较。”

    白夫人冷哼一声。

    “你也别在这儿跟我贫嘴,我就算再怎么看不透别人,但看透你这个小家伙还是绰绰有余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江南岸的人,之前应该有人提醒过你,不要跟他们过不打交道,但是既然被他们认可了,就算你想逃,他们也会

    想方设法跟你产生点联系的。”

    京墨点点头,离江南岸的人远一点儿,这件事情白檀早就提醒过自己了。只是当时的她没觉得对方有什么问题,便将他的叮嘱全部抛在了脑后。

    “他们那儿的人,最是聪明,但又最是顽劣。那些人性子里天生就带着些与众不同,我们没有办法用正常人的想法跟他们产生呼应。”

    说到这里,京墨不由得想起了性子十分怪异的春香,连连点头,对白夫人对于江南岸的看法十分认可。

    “你说的那个春香,虽然之前没有听说过,但按照他们那儿的人一贯的行为处事,估计这次将你带出来,也是她一个人的想法罢了。”

    京墨愣了愣,有些疑惑。

    “为什么夫人不觉得这是春娘搞的鬼呢?”

    “她?”

    白夫人冷笑一声。

    “她才懒得费那些花花肠子,她这个人,什么事情直来直往习惯了,能当面解决的情,绝不拖延。既然已经被你拒绝了,她就绝对不会再往咱们这儿跑一趟了。”

    直来直往,绝不拖延?

    仔细想了想春娘的做事习惯,京墨由于片刻,还是抬头看向白夫人,斟酌着开了口。

    “夫人跟春娘之间的联系很深吗?”

    没想到京墨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白夫人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

    “那倒不是,不过是之前跟她接触过一段时间,所以对她了解比较深罢了。”

    看得出来白夫人没有说实话,但对于京墨来说,白夫人说不说实话的关系并不大。

    想了想,她你是没忍住开了口。

    “夫人觉得,春娘是一个直来直往的人,是吗?”

    白夫人点了点头,只是却有些奇怪。

    “你好像对她很感兴趣?怎么,被她的声音吸引了?”

    被白夫人这样子一反问,原本已经打好的腹稿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京墨张张嘴,好一会儿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只能摇头。

    “不是,只是觉得她很奇怪……”

    很难形容春娘给自己的感受,每次跟春娘见面的时候,总觉得她好像蒙了一层雾一样,看不清楚。

    就好像她一会儿是熟人,一会儿是陌生人一样,将自己拉扯过来又推开,叫人总是摸不透春娘心里的想法。

    只是这些话却不好再对白夫人说了,京墨垂了垂眼眸,掩盖住眼中翻腾的情绪。

    白夫人似乎没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继续往下讲述着。

    “本来你出去了,哪怕不见人影,我们也不会这样着急的。但是好巧不巧,你刚走没一会儿,玉簪那边儿就来了人,说是你有危险。”

    这话将京墨从原先的思考中拔了出来,有些惊讶的重复了一遍。

    “玉簪姐姐那边来人说我有危险?”

    白夫人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她来传这么一句话,我们也不会这样着急忙慌的,非要把你找出来。”

    京墨忍不住皱起了眉,不明白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前脚才被江南岸的人带走,后脚玉簪那边就来了消息。

    整件事情实在是荒唐离奇而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叫她摸不清楚头绪。

    “对了,玉簪姐姐那边儿怎么样了?这么久了,应该分出来个胜负吧?”

    这话却问住了白夫人。

    “你要是不说,我还真忘了。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到他们那儿的消息了,我这边忙里忙外,进进出出都是在找你,还真的没注意到,他们最后一次来回报消息是什么时候……”

    白夫人脸色骤变,京墨面容也有点难看。

    “夫人,他们应该不是来找我的。有危险的人不是我,而是玉簪姐姐。”

    话音刚落,京墨眼前就是一黑。她还以为是自己要昏过去了,连忙伸手抓住了一旁的的椅子支撑身体。

    只是等她回过神来定睛一看,眼前却是一个黑衣之人,浑身上下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还不等京墨有所反应,只听白夫人的声音传来。

    “你去看看什么情况,快去快回!”

    </div>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console.log("1"); // $(".ch1").css("display":"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