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游龙尺 > 《游龙尺》 第七章:少年白川,临方之龙

《游龙尺》 第七章:少年白川,临方之龙

    白翰坊的议事厅,所有人都禁若寒蝉,他们不看向首位上的老人,低着头,好像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

    “都是一群废物,当初在先皇面前立下的誓言一个个都忘了吗?!”

    老宰相气的拍桌大喝,花白的长须抖动,墨绿色的眸子扫过在场之人。

    “一个个的,分钱,分权时你就是冉凉的人了,一出了什么事,跑的比谁都快。”

    “气煞老夫!”

    老宰相叹了口气,坐回了座位,扶着额头直叹气。

    “罢了,你们走吧,我白川没有你们这些学生!”

    说罢,老宰相白川挥挥手,示意护卫将那些个大臣请出去。

    “大人,我们家老爷子乏了,请吧!”

    跟随着白川的侍卫,对着那些个大臣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另一只手也搭上了腰间的玄刃刀。

    “哎,哎,哎,白护卫别急,我们马上走!”

    说罢,这些个大臣头也不回的溜出了宰相府。

    “唉,罢了,罢了!”

    老宰相白川摇了摇头,站起身,回身看着墙上的一幅画,伸出手摸了摸,叹了口气走出了大堂。

    白川走在自家的院子里,跨过院中央的小桥,看着四周的景色,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后,摇了摇头,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了房门,白川坐在床上看著地面,眉头紧锁,眼中闪烁着挣扎。

    此时,窗外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水落在院中,小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白护卫站在桥上看着老宰相白川的房门,叹了口气,用内劲震散雨珠走回了房檐下。

    天越来越黑,雨越来越大,豆大的雨点打在窗纸上,白川听着雨声,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起身走到衣橱前,打开了橱门。

    入眼,是一件白底玄黑纹的长袍,其背后绣着一兄神兽白泽,墨绿色的眸子好像真的似的,让人觉得被荒古之兽盯着。

    白川伸手将它拿了出来,轻拂过其上,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有怀念,有不甘,而更多的是恨与痛苦。

    一股淡淡的妖力从白川身肉?出,缓缓的改造着他的脸庞与身体。

    原本因为年龄而有些驼着的身子慢慢地直了起来,那一束银白长须也消失不见,枯槁而且花白的头发化作银白变得油光水滑,发梢处一点玄黑色浮现。

    穿上这一身衣袍,白川严然成了一个翩翩少年郎,俊朗的五官,墨绿色的睁子,一头白发,带着一丝玄黑的一束长辫,这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足以让当朝的年轻姑娘为之沸腾。

    白川蹲下身子,按了一下橱柜前的青砖,随着一阵机械卡扣的转动声,青砖翻转一个乌木长匣露了出来。

    白川轻轻掸去了匣上的灰尘,打开卡扣,匣盖弹开,里头静静地躺着一杆长枪。

    银白色的枪身点缀着玄黑色的云纹,枪尖漆黑,枪尾镶着一颗墨绿色的宝钻。

    “许久不见,老伙计。”

    白川提起长枪,随意耍了几式,刺,扫,挑,劈,银白长枪带起阵阵风声,枪尖玄黑色的光芒照耀,面前的衣橱化作了几块破木板,青砖砌筑的墙上留下了道道割痕。

    “有点不熟练了呢,该练练了。”

    白川笑着摇摇头,将长枪抛向空中,而长枪化作了点点星光消散,又在白川的背后重组,最终变成一个金属小挂饰挂在其上。

    “该出发了!”

    白川将桌上绵囊挂在腰间,又将玉玺收入其中,从内衬的口袋里拿出一封信用他的官帽压住,做完之后推开窗子消失在了夜空里。

    瓢泼大雨洗净了天地,所有的痕迹在这一夜的雨都消失殆尽。

    当时太阳从东方露出一点的光芒时候,皇都依旧湿漉漉的,空旷的街道上只有几个买早点的摊位,小贩们的哈着雪白的蒸气搓着双手,正聚在一起聊着八卦。

    “嘿,我和你们说二狗的老婆和邻居老刘昨天偷腥被当扬捉住了!”

    “嗨,你们不知道啊,那二狗气的一拳就把那个老刘给打死了。”

    短发的小贩跺了跺脚抱怨着这该死的天气。

    “都五月份了,怎么还这么冷,艹。”

    “这该死的天气。”

    小贩对着双手哈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那场面你们是没见过,脑浆子都出来了,没人那二狗还是个有印照的人,不过犯了律法还是要进衙门。”

    小贩顿了顿了,环视了一下四周,有些神秘兮兮地说道。

    “接下来的事你们都乱说啊,是我在宫里当差的朋友告诉我的。”

    说完,小贩伸长了脖子望了望两边的街道,见其依旧是空荡荡的,松了口气。

    “宰相大人失踪了!”

    随着那个小贩的话音落下另外几人都懵了。

    “你在开玩笑吧?宰相大人怎么”

    话音未落,就被那个短发小贩扫了下来。

    “你说这么大声是想害死我们吗?我骗你有好处吗,现在宫里都乱套了!乱说是要杀头的!”

    短发小贩训了那个人一顿。

    然后明明应该封死的消息却连一个小贩都知道,果不其然,不出半天,整个皇都传遍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似得,拦也拦不住,不出三天,消息甚至传到了临方。

    在小镇中心的几家酒馆荼楼全在讨论着关于宰相失踪一事。

    而在春秋荼楼的三楼临街的位置,一名银白发色扎着玄色长辫的少年正悠哉悠哉的品着茶。

    少年墨绿色的眸子闪动,嘴角微扬,配上他那宛如谪仙人的样貌,着实引的四周的姑娘骚动。

    少年抿了一口荼水,少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街道,只见一只黑发金瞳的少年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金曈少年正是游方临,只见他对着银发少年笑了笑,消失在了原地。

    一阵轻风拂过,游方临出现在了银发少年的面前。

    “白川,我没想到你会来。”

    游方临坐在银发少年的面前,看着这名昔日的老战友,笑的很开心。

    “我也没想到你还活着。”

    白川端起茶杯吹了口气,递给了游方临,完事后端起自己的荼杯抿了口荼水。

    “谢了。”

    游方临点了点头,接过茶一饮而尽。

    “啧,好茶。”

    游方临砸吧砸吧嘴,由衷的感叹了一声。

    “我想你来不只是找我喝茶吧?”

    白川抬起头,墨绿色的眸子盯着游方临的脸,又往两人的杯子里各添了点茶水。

    “那是当然,不过在我告诉你我的目的之前,你先说说你来临方干嘛,总不可能是专程来见我的吧?”

    游方临依旧露着他那一幅招牌的笑容看着白川,眼中闪过思索。

    “冉凉的皇依旧在。”

    白川喝了口茶,抬起头,观察着游方临的表情,手上拿着茶壶,不紧不慢地又给自己添了杯茶。

    “你说游迟的后人还活着?”

    游方临笑的眼睛都眯起来的,看着白川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傻子。

    “你想违背当初的誓言吗?”

    白川看着游方临,双眠眯起,墨绿色的眸子闪动着危险的光。

    “哈哈哈哈哈,白川,你真傻,现在都这样了,还遵守什么誓言啊,而且我现在不叫烛天了”

    游方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捂着肚子滑到了桌子下面。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那条传言里面腾飞的巨龙就是我,而我现在的名字是游方临,游迟的侄儿。”

    游方临坐回了位置上,微笑着看着白川,只是语气不在带着玩笑的感觉,眼中的戏虐也退去。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白川也笑了,这么多年了,他终于真正的放肆大笑了一回。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