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游龙尺 > 《游龙尺》 第十一章:白泽与烛龙,直面自己

《游龙尺》 第十一章:白泽与烛龙,直面自己

    原本荒凉的小院经过熊符一行的翻修总算是不漏风不漏雨了,院子里重新铺上了一层青石砖。

    院里的那棵古泽树也被好好的修整了一翻,树下的石桌与石椅也换成了全新的。

    几处破败的院墙也已修好,墙边甚至还多了几盆花卉。

    而在院墙上,一名少年正一口口地闷着酒,在他的身边早己堆放了三四个空瓶子。

    又是一瓶酒下肚,少年的身影有些摇晃,伸手摸了摸周围,发现没酒了,单手一撑,准备跳下墙来。

    扑通一声,少年重重的摔了个屁股墩。

    月光下,少年抬起头,那一双血金色的眸子是那么的显眼,只不过此时的他一脸的茫然无措,与白天的那个“游公子”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游方临动了动,想爬起来也没劲,最后就干脆躺在地上看着星空发起了呆。

    对于妖来说。特别是游方临他们这种神兽来说,时间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

    就连一只普普通通的狐妖寿都有千年之久,就更别提龙族了,在没有意外的前提下,悠长的寿命让他们几乎可以与日月同寿。

    千年,不过双目一开一合之间罢了。

    漫长的寿命让游方临不得不看着自己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朋友,仇人一个一个的离开。

    游方临不敢有感情,他无法再一次看着自己在乎的东西消逝,自己却无能为力。

    世人只知羡慕妖的长生,却不知活在人间的妖们,并不想长生。

    今天的游方临唱了个烂醉,特意没有用妖力驱酒,因为他想要麻痹自己的神经,放空一下。

    原因不外乎别的,正在白天发生的事情,成为妖尊的岁月有多久,游方临就孤独了多久。

    可现如今自己转世后发生的一切让游方临本来如一潭死水般的心境泛起了涟漪。

    九天当初的出现就好像是一颗石子,落入了游方临心中那潭千年未曾泛起涟漪的湖中,激起了阵阵的涟漪。

    而这些日子的相处,游方临自己也没意识到,心中的涟漪早已变成了越来越强烈。

    九天呆萌的样子,还有那倔强不服输的性格都与那曾经深深的烙在了游方临的心中人一模一样

    只是游方临自己不想面对罢了,他不知道自己心中那种感情是对九天的,还单单只是放不下。

    “游方临啊,游方临,你可真是个大傻子,连女孩子都哄不好,连自己的内心都不敢面对,亏你还活了几千年,都t活到狗身上去了。”

    说罢,起身,抽出腰间的那柄残剑,剑锋斜指地面。

    抬手前剌,回身斩,上挑,横扫,一式式最简单的剑招在游方临手中组成了一式式剑法。

    月光下,少年舞着一柄残剑,剑气激荡,今天刚刚铺上的青砖裂开了一道道割痕。

    少年闭着双眼,剑锋不停,道道破空声在院中回响,少年所舞一招一式皆是杀招,好似与某个看不见的敌人拼斗。

    “铛!”

    一柄银白色长枪横挡,架住了下劈的残剑,金铁相交,巨大的声音回响。

    “游方临,你能不能有点担当,喜欢或不喜欢一句话,不要把人吊着。”

    白川单手持枪,白色的长袍微微飘动,墨绿色的眸子盯着游方临,长枪一震,将其震倒在地。

    “我知道你在怕什么,我也知道你在怀疑自己,面对内心好吗?”

    白川伸手拉起了地上迷茫的游方临,拍了拍他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鎏金的玉瓶,打开瓶封,浓郁的酒香四散。

    “来,我陪你喝,这可是皇宫里的贡酒。”

    白川走到石桌前坐下,招了招手示意游方临也过来。

    “白川,我……”

    “哎,你别说,听我说,有些话憋在心里难受,别说我还憋了千年之久。”

    游方临刚想张口说些什么,白川便抬手打断了他,两人碰了一下,喝了口酒。

    “我知道你放不下谁,我也放不下,要知道当初为争她,我和你还有那只死乌龟打了一架,结果呢?”

    白川又喝了一口酒,吐了口浊气。

    “你把那只死乌龟的壳给卸了,那只乌龟把我的角给掰了,而我卸了你的龙角,还撕了你一片龙鳞。”

    “结果呢,打上头了,被应龙那个老头子抓起来关禁闭去了,更好笑的是看守我们的还是青鸾那只笨鸟。”

    白川拍了拍游方临的肩,又喝了口酒,砸吧砸吧嘴,开始有点上头了。

    “最后,她还是跟了你,你知道我当初有多羡慕你吗?”

    白川给自己又添了些酒。

    “可是结果呢,她死了……”白川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不甘与愤怒。

    “被你害死了,因为你太张扬了,仇人打不过你,对付一个女人还不简单?”

    “当初的我有多羡慕你,那时的我就有多恨你,可我知道怪你有用吗,没用。”

    白川一口闷了杯中的酒,眼中充斥着不甘与痛苦。

    “所以我逼自己放下,这些年我就这么过来了,可我真的放下了吗?”

    游方临看着白川,心中的滋味也不好受。

    “不,我放不下,我在骗自己,可我依旧把你当兄弟,不因别的,我知道恨一个人是没有用的,改变不了什么。”

    “白川……”

    游方临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只是低头闷了杯中的酒。

    “后来两族开战,你战死于清泉州,从听到你死讯的那一刻开始,我才算真正的放下了。”

    白川给自己和游方临各添了些酒,夜晚清冷的空气让人觉得舒服,白川闭上眼睛,吐了口气。

    “后来见到转世的你和九天,我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你和她,是那么的像。”

    “我不想让你再一次后悔,我也不想再一次见到你变颓废。”

    白川一口干了杯中剩下的酒,起身回了房,只留下了一句话。

    “直面自己。”

    游方临看了看右侧旁屋,又看了自己,似乎下定了决心。

    “呼。”

    游方临吐了口气,起身走到了其门前,轻轻的扣响了九天的门扉。

    “那个,我能进来吗,有些事,我想和你说说。”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在门口说了。”

    游方临深呼一口气,捋了捋自己的思绪,刚准备开口的时候,门,开了。

    一袭白衣素袍的九天从门后露出了自己,让了一道缝,让游方临进入。

    “进来吧。”

    九天抬起头,双眼中闪着泪光,见游方临望过来,用袖袍遮住脸,擦拭干净后,躲回了屋内。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