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xffc.net

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 > 玄幻魔法 > 历劫我是认真的 > 《历劫我是认真的》 第72章 被嫌弃的农家女(37)

《历劫我是认真的》 第72章 被嫌弃的农家女(37)

    时姜听了春娇的那番话,侧头看她。

    “杜氏可说了,这毒是你买来的。就算不是你下的毒,那你也是帮凶。”

    县太爷听到时姜这么说,厌恶的瞅了春娇一眼,便不去看她。

    “大夫,李氏和杨钰现在身体如何,可还能回话?”

    “回大人,小人已经下针为他们封住了穴脉,李氏应该没有问题,至于杨钰,如今还在昏迷中,无法回话。”

    大夫说完叹息了一声,从刚才治疗时,他就发现了,杨钰从屋子里抬出来时,身上就沾了酒气。

    看样子,定是吃饭时喝了酒。

    这酒里也下了毒,两相一冲,自然比没有喝酒的李氏要严重许多。

    若是再晚来半刻钟,恐怕杨钰就七窍流血成了一具尸体了。

    县太爷把一众人等带到衙门,然后一拍惊堂木,让堂下所跪之人从实招来。

    只是,杜燕然一口咬定,这毒药是春娇所卖,至于下毒之事,她完全不知。

    春娇也在那边喊冤,说这毒是杜燕然所下,因为她有下毒害人的动机。

    说到动机,自然就要扯出了李氏霸占了杜燕然的嫁妆之物。

    这些事情不禁查,一查就查了个准。

    李氏霸占儿媳嫁妆之事,自然就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至于问到李氏,李氏却一口咬定这嫁妆之物是杜燕然自己交给她保管的,而下毒之事,恐怕杜燕然和春娇两个人都有份。

    如此一来,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县太爷被堂下几个女人扯皮扯的头疼,直接丢了黑头签下去,也没管有几根,只让衙役打了再说。。

    这板子一打,杜燕然和春娇哪里受的住,大声喊招了。

    杜燕然忍着臀背的疼痛,断断续续的把自己被杨家如何欺骗,如何霸占自己的嫁妆,再到后面的折磨,最后实在受不了才会把春娇买的毒药偷偷拿来,然后下在饭菜里,想把杨家母子两人给毒死的前因后果交代的干干净净。

    而春娇也把自己买了毒药回家,故意放在明显处,让杜燕然有可趁之机下手偷毒药,为的自然是借刀杀人。

    县太爷惊堂木一拍,直接判了杜燕然秋后问斩,春娇徒五百里,监十年。

    至于李氏,她侵占儿媳嫁妆在前,被人毒害在后,因大夫说她命不久矣,所以判她归还杜燕然所有嫁妆,因为杜燕然被判秋后问斩,这些嫁妆自然就归还给杜家。

    至于杨钰,此时的他紧闭着双眼,指甲和嘴唇都带着黑色,明显已经是毒气攻心的征兆,虽说他欺骗杜燕然在前,可杜燕然都已经嫁他为妻,反倒是所有人中罪名最轻的,原本最多也是打上几十板子罢了。

    可现在他这架势,明显就是吊着一口气,随时随地都会挂掉。

    县太爷可不想自己给当地百姓留下一个暴戾的印象,自然这几十板子也就不了了之,只是喊人抬了李氏和杨钰两人出去,至于怎么回家,那就是杨家母子俩人的事情了。

    时姜在一旁一直旁听着,听到县太爷的宣判后,她终于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原本压在心头的那股郁气,终于烟消云散。

    “姜儿,求你救救你表哥,姨母求求你了!”

    李氏和杨钰被丢出衙门外面,歪着身子半躺在地上,哭求别人送他们去大夫那里。

    可谁愿意惹这种麻烦事,纷纷避让开来。

    李氏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时姜,顿时大声的喊道。

    时姜原本也要转身离开,没想到李氏会喊住自己。

    转过头去,冷眼看着一脸悲戚的李氏。

    “姨母,我只问你一句话,你为何之前在杨家时,要那样对我?”

    原身就是太过于相信这个姨母,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虽然原身的郁气已消,但是时姜还是想帮原身问一问李氏。

    她可是原身嫡亲的姨母呀,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的亲侄女?

    听到时姜的质问,李氏整个人恍惚了一下。

    是啊,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对待自己的亲侄女?

    是因为自己给别人做了填房,而姐姐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

    嫁人后的姐姐如同逆生长一般,在她脸上看不到一丝的忧愁,没有婆婆压在头顶上,夫妻恩爱,孩子孝顺。

    而自己,嫁入杨家后,先是跟婆婆妯娌斗智斗勇,好不容易搬出来后,又得防着杨成在外面的那些风流债。

    深怕一个不小心,他就带着大肚子的女人跑到家里来,要求纳妾。

    若是这样,杨成父母绝对是乐见其成。

    她能和丈夫吵闹,难道还能跟自己的公婆吵闹不成?

    整个人,心神疲惫,心力交瘁。

    每次自己心里头难受时,姐姐就会带着姐夫和时姜回娘家,然后戳她的心。

    在心底里,李氏恨了姐姐姐夫也不知道多少回,每天都盼着这么碍眼的人,早点死了不更好?

    果然菩萨听到了她的许愿,姐姐和姐夫全死了,只留下时姜这丫头片子一个人。

    一个女孩子,凭什么得到这么多的财产?

    妒忌眼红也知道自己不能强取豪夺,自然得慢慢地从时姜的手里,把这些东西给骗来才是。

    所以,才会那样哄骗刚死了父母的时姜。

    看着眼神恍惚的李氏,时姜摇了摇头。

    觉得自己真是傻了,居然会对这种没有良心的人,去追问一个答案。

    李氏这个人,不过是自私自利,性子狠毒,善妒又小心眼罢了。

    见不得姐姐的日子过的比自己好,总觉得别人欠着她的罢了。

    低头看了一眼杨钰,如今的他,跟当初原身在家中被磋磨死时差不多的模样,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如今落的如此下场,也不过是咎由自取。

    丢下这四个字后,时姜没去理会李氏的喊声,带着秦放转身离开。

    李氏哭的嗓子都哑了,再加上身上的毒素,让她整个人都萎靡不振。

    路过的好心人见了,不忍心,喊了人一起把杨家母子两人搬到杨家门口。

    只是,才到门口,就见杨家母子的铺盖被房东给丢了出来。

    房东连喊几声晦气,自己家好好的房子,租给别人差点成了凶宅。

    这要是真被毒死在自家租出去的房子里,他以后还怎么租给别人?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新卡夜阁,卡夜阁,卡夜阁免费阅读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